<p>女囚犯在集中营的采石场中拉着装满大石头的自卸车。拍摄地点:波兰,普拉绍夫 (Plaszow) 集中营,拍摄时间:1944 年。</p>

大屠杀期间的妇女

纳粹政权的迫害对象和最终杀戮目标包括所有犹太人,不论男女。他们常常对妇女,无论是犹太人还是非犹太人,进行残忍的迫害。这些迫害有时只针对受害者的性别。纳粹分子也将迫害对象锁定于罗姆(吉卜赛)妇女、波兰妇女以及居住在福利院内的残疾妇女。

集中营为女性囚犯特别指定了某些单独的营地和特定区域。1939 年 5 月,纳粹党卫军开放了专为妇女建立的最大的纳粹集中营-拉文斯布吕克 (Ravensbrück) 集中营。1945 年苏联军队解放拉文斯布吕克 (Ravensbrück) 集中营时,有 10 万多妇女被关押至此。1942 年,纳粹党卫军当局在奥斯威辛-比尔克瑙 (Auschwitz-Birkenau) 集中营(又称奥斯威辛二号集中营)建立了拘留所关押妇女囚犯。第一批囚犯就是纳粹党卫军从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转运至此的。1944 年,当局在贝尔根-贝尔森 (Bergen-Belsen) 建立了女子集中营。来自拉文斯布吕克和奥斯威辛的犹太男性囚犯也被关押在这里。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一年,纳粹党卫军将数千名来自拉文斯布吕克和奥斯威辛集中营的犹太女性囚犯转移到这里。

德国当局和其同谋在大屠杀中丝毫没有放过犹太和非犹太的妇女和儿童。纳粹意识形态宣扬不分年龄和性别地彻底消灭犹太种族。纳粹党卫军和警察执行了代号为“最终解决”的行动。在苏联德占区的上百个地点,纳粹党卫军和警察大规模枪杀妇女和男性。在遣送行动中,怀孕的妇女和幼童的母亲被视为“无劳动能力”。她们被送往灭绝营,在那里营区长官常常将她们首先送往毒气室。

带着孩子的正统派犹太妇女是最易受害的群体,她们的穿着打扮很容易在藏身之地暴露,而且极易遭受大屠杀中虐待狂的侵犯。正统派犹太家庭的孩子越多,母亲越易成为纳粹分子的迫害对象。

非犹太裔妇女也遭受了同样的残害。纳粹分子在奥斯威辛集中营屠杀了吉卜赛妇女,在 T-4 和其他安乐死行动中杀害了残疾妇女,1943 年至 1944 年,在苏联许多村庄中,大批妇女和所谓的游击队男性战士一起遭到屠杀。

在隔都和集中营,德国当局逼迫妇女在恶劣的条件下从事劳役,这常常导致妇女的死亡。德国医生和医学研究者利用犹太和罗姆(吉卜赛)妇女进行细菌实验以及其他违反人性的人体实验。在集中营和隔都,妇女特别容易遭到毒打和强奸。怀孕的犹太妇女往往尽力隐瞒怀孕的事实,否则就会被迫中止妊娠。从波兰和苏联被运送到第三帝国从事强制劳动的妇女常常受到毒打和强奸,或是被迫发生性行为以换取食物、其他必需品或基本的安居条件。波兰、苏联以及南斯拉夫的劳动妇女被迫与德国男人发生性关系,有时甚至导致怀孕。如果所谓的“种族专家“认定某个孩子不具备纯正的德国血统,通常这些孕妇就会被迫堕胎,或被送往临时保育所生育,而那里恶劣的条件足以使婴儿死亡,又或是仅仅把这些母亲运送到她们来的地方,完全不提供任何食物和医疗护理。

许多关押在集中营的妇女建立起非正式的“互助”小组,她们分享信息、食品、衣物从而得以生存。通常,这些小组的成员往往来自同一个城市或州,具备相似的教育背景或是有共同的家族血源关系。其他妇女则是由于纳粹党卫军营区管理者发配她们作为小分队从事衣物修补、做饭、洗衣、收拾屋子等工作而得以幸存。

在各种各样的反抗运动中,妇女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加入社会党、共产党、参与支持犹太人复国主义青年运动的妇女。在波兰,妇女作为情报员将各种信息传达到隔都。许多妇女纷纷逃到波兰东部和苏联的森林并加入了游击队。在法国的反抗运动中,妇女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苏菲·绍尔 (Sophie Scholl) 是慕尼黑大学的学生,她也是白玫瑰反抗运动的成员,因散发反纳粹传单,于 1943 年 2 月被捕并处死。

一些妇女是隔都抵抗运动组织的领导人或成员。比亚维斯托克 (Bialystok) 的海卡·格罗斯曼(Haika Grosman) 就是其中的一位。其他妇女参与了在集中营的反抗运动。在奥斯威辛一号集中营,五名被发配到维斯瓦河联合金属工厂从事劳役的妇女为奥斯威辛—比克瑙集中营犹太特遣队 (Jewish Sonderkommando) 的成员提供火药。她们分别是阿拉·格尔特纳(Ala Gertner)、热吉娜·萨菲尔兹泰因(Regina Safirsztajn)、阿卡·萨菲尔(aka Safir)、伊斯特尔·瓦伊克布鲁姆(Ester Wajcblum)、罗扎·罗波塔(Roza Robota),以及一位身份不明的女性,可能是费佳·塞格尔(Fejga Segal)。1944 年 10 月,特别小分队的成员在起义中用她们提供的火药炸毁了毒气室,几名纳粹党卫军成员丧生。

其他妇女也积极参与帮助和营救欧洲德占区内犹太人的行动。比如犹太伞兵汉娜·泽尼斯(Hannah Szenes)和倡导犹太人复国主义运动的激进分子基希·弗赖希曼(Gisi Fleischmann)。1944 年,泽尼斯在匈牙利跳伞着陆。弗赖希曼则在布拉迪斯拉发犹太委员会工作,做为工作组织 (Pracovna Skupina) 的领导,她试图阻止从斯洛伐克移送犹太人。

数百万妇女在大屠杀时期遭到迫害和屠杀。但是,归根结底,她们被杀害的原因不是其性别,而是因为纳粹为她们划定的种族等级或宗教和政治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