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大屠杀否定论: 大屠杀否定论的起源

即使在二战时期正在德占欧洲疯狂进行着大屠杀的时候,纳粹党也出台政策极力否认其大屠杀的行为。

大屠杀在纳粹德国是一项国家机密。 对于大屠杀,他们能少写就尽量少写。 大部分的屠杀命令都是口头形式的,尤其是在最高层之间。 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命令也仅仅“只对需要知情的人传达”。 相比较而言,纳粹领导人基本上都是进行系统性、即时性的屠杀行动,大部分情况下都尽量避免进行详细计划的屠杀行动。 二战结束前,德军销毁了大部分现存的文字材料。 那些有关大屠杀计划的残存文件几乎都是机密文件,并且盖有“绝密”(Geheime Reichssache)的字样,为了防止被敌军发现,在阅读后都要经过特殊处理并完全销毁。 1943 年,德国警察局局长、纳粹党卫军的德国领导人海因里希·希姆莱在波兹南同纳粹党卫军指挥们的一次秘密谈话中说道,针对欧洲犹太人进行的大屠杀是项秘密行动,绝对不允许进行记录。

为了对不知情者尽力掩盖屠杀行动的存在,希特勒下令,在德国不许在文件或者公众演讲中提及关于屠杀的话语。 而且,在进行屠杀的时候,德军都会使用代码或者中性术语。 例如,在纳粹术语中,“行动”(Aktion) 表示由德国安全部队对犹太(或其他)种族的平民进行的暴力活动;“向东安置”(Umsiedlung nach dem Osten) 表示将犹太平民强迫驱逐到德占波兰的灭绝营;“特殊处理”(Sonderbehandlung) 表示屠杀。

在那一时期及以后的时间里,这些委婉语都掩盖了当时纳粹军队的罪行。 这一部分原因是要尽可能地使受害者无从得知他们的命运,从而帮助屠杀行动的进行。 因为只有当犹太人了解到纳粹政党的目的是要将他们全部杀害的时候,他们才会爆发大规模的反抗活动。 而且,希特勒也不可能假设没有人会站出来反抗屠杀犹太人的行动。 实际上,在他自己的政党里也有许多军官将领即使意见上同意对犹太人进行迫害,但实际上却反对全面的屠杀行动。 例如,德占白俄罗斯的德国民政长官威廉·库贝 (Wilhelm Kube) 完全支持对白俄罗斯的犹太人进行屠杀,但当纳粹党卫军将德国犹太人驱逐进明斯克并将他们射杀的时候库贝却提出了抗议。

希特勒也确实有理由害怕一旦将大屠杀所有细节公布于众可能出现的不利反应。 而委婉语起到了保密作用,因为只有了解那些词语“真实”含义的人才懂得那些公开声明的深层含义,或者对文件记录提供准确的解释。

除了使用代码语言,海因里希·希姆莱还试图销毁大屠杀受害者的尸体,从而向不断进攻的盟军掩盖屠杀的事实。 他任命纳粹党卫军军官保罗·布洛贝尔(Paul Blobel) 进行 1005 行动 (Aktion),1005 行动是旨在销毁大屠杀地点的法医勘验证据的德国计划代码名称。 在德占波兰的灭绝营以及前苏联境内的露天屠杀场,纳粹党卫军强迫被囚禁者重新挖开万人坑,然后焚烧尸体,从而销毁了大屠杀的证据。 譬如,1943 年夏在基辅的娘子谷,1942 年底在贝乌热茨,以及 1943 年秋在索比堡和特雷布林卡灭绝营内,万人坑被挖开,成千上万的尸体被烧为灰烬。 就这样,在推进的苏联红军还没有占领这些罪行的现场之前,德军以及其帮凶销毁了许多大屠杀的法医勘验证据,但也没能全部销毁。

战争后期,当关于大屠杀的消息传到了英国和美国的时候,纳粹领导散布了虚假的情报,试图避免盟军针对纳粹残害犹太人的行为所做的谴责。 1944 年 6 月 23 日,纳粹党同意让一支国际红十字委员会进入德占波西米亚的特莱西恩施塔特隔都进行访问,此地现今位于捷克共和国内。 他们企图借此展示纳粹为特莱西恩施塔特隔都的犹太人提供了良好的生活条件,从而掩盖被占领的东部地区内发生的纳粹屠杀行动。 红十字委员会成员包括两名丹麦官员以及一名瑞士代表,此次访问仅仅持续了六个小时。 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 为了这次访问,纳粹党卫军当局密集地将犹太人从隔都送走,从而缓解过度拥挤的状况,还对隔都进行了种植花园、粉刷房屋、开设咖啡馆和剧院等类的一系列美化清理工作。 他们甚至指导被囚禁者在视察期间如何表现,并且将隔都的状况给予正面的评价。 但是,一旦访问结束,纳粹党卫军当局就重新开始驱逐犹太人,迫使他们前往位于德占波兰的奥斯威辛灭绝营。 访问确实达到了其目的: 混淆国际舆论,掩盖了纳粹政党对犹太人真实态度的认识。

尽管纳粹党极力掩盖大规模的屠杀行动这个秘密,但是消息最终还是不胫而走。 肇事者自己谈及他们的所作所为。 有时,大屠杀的幸存者也是屠杀计划的有力见证。 犹太人以及波兰人的地下组织也做出最大的努力,让外界了解德军在东欧的所作所为。 即使有些信息不完整,有时会自相矛盾,甚至在一些细节上还会不准确,但是到了 1942 年下半年的时候,那些关于纳粹的大体政策以及事件形式都已被人所知。

然而,让大家接受纳粹屠杀计划的事实所要克服的心理障碍还是非常大的。 这场大屠杀史无前例,并且荒诞无理。 一个发达的工业化国家竟然动员了大量的资源去屠杀数以百万的爱好和平的人民,妇女、小孩、老人以及婴儿无一幸免,这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纳粹的这些屠杀还给德国的经济和军事造成了反作用。 例如,纳粹密集化屠杀行动,即使在劳动力的短缺已严重危害到德国军事实力的时候,他们还是屠杀了大量拥有技能的犹太劳动者。

对于德国屠杀犹太人这件事情,很多人都会将这些报道和德国一战时在德占比利时和法国北部所犯的罪行相比较。 一战时英国的媒体指出,德国的士兵在德占比利时对无反抗能力的人民进行了诸多暴行。 他们指控说,当时德国的士兵用刺刀刺向婴儿,凌辱妇女,并用军用毒气杀害手无寸铁的人民。 但在战后被爆出,当时协约国为了尽可能赢得战争中更多的支持而编造出了许多故事。 这导致了许多人对于二战期间大屠杀的报道产生了怀疑。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关于这方面的报道证明都是非常准确的。

虽然由于上述的纳粹政策导致如今一些人对于大屠杀的真实情况有所误解,但是同时,由于明显的种族主义以及政治上或者战略上的原因,也有人完全否定大屠杀的存在。 这些否定论者首先就认为大屠杀根本不存在。 这种说法有利于他们自己广泛的目的。 他们认为大屠杀只是人们信念里的东西,再多理性的论证都无法说服他们。 这种对大屠杀的否认都不是出于理性的,大部分都同历史事实或是穷凶极恶的罪行不符。 有些人否认大屠杀是因为他们固有的反犹主义思想以及对犹太人的无端仇恨。

事实上,一些学者把这种大屠杀否定论称为“新反犹主义”,这是因为它在二战以后重新使用了 1945 年以前反犹主义的一些思想元素。 大屠杀否定论者争辩道,那些关于大屠杀的报道仅仅是一个巨大的阴谋的一部分,目的是使那些西方的白人世界感到愧疚,从而有利于犹太人的自身利益。 即使是在大屠杀时期,一些美国人仍然认为一些关于德国人屠杀犹太人的报道只是一种宣传,旨在迫使政府同意给予犹太人一些特殊待遇和关照。

许多否认大屠杀的人认为,那些所谓的“骗局”都是为了给以色列国带来利益。 对于这些人来说,对大屠杀的否认也是打击以色列国家存在合法性的一种方法。 最后,还有一些人否认大屠杀是因为他们希望看到纳粹种族主义东山再起。 他们坚持纳粹主义是一种良好的政治哲学,而这些关于纳粹种族灭绝的报道所造成的“负面”压力也仅仅是为了防止今天纳粹运动的复兴。 他们否认大屠杀,从而吸引一些追随者形成新一轮的纳粹运动。

同时,大屠杀否定论在美国及其他国家广泛地团结了激进的右翼仇恨团体,包括 3K 党的种族隔离分子,寻求复兴纳粹主义的光头党,以及一心想摧毁以色列的激进的穆斯林活动家。

大屠杀否认者希望对大屠杀这一历史重大事件的存在进行辩论。 他们希望他们的观点能够像正统的学者辩论历史观点一样被大家所关注。 他们渴望得到关注,得到一个舞台能够宣扬他们所谓的“问题的另一面。” 因为正统的学者们并不怀疑大屠杀的存在,因此,否定论者的观点在这场历史的辩论中无足轻重。 虽然否定论者坚持认为大屠杀虚构论是合理的讨论话题,但是在铺天盖地的大屠杀铁证之下,否定论者希望得到辩论的做法看起来更像是一种反犹主义和仇恨政治,而不是关于历史的辩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