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在德国人占领期间,丹麦渔夫们用这艘船将犹太人送往安全的国家瑞典。拍摄地点:丹麦,拍摄时间:1943 年或 1944 年。</p>

丹麦展开营救行动

欧洲德占区的大部分人并没有积极配合纳粹的种族灭绝政策,但他们也没有主动帮助犹太人和其他纳粹政策的受害者。整个大屠杀期间,数百万人在面对犹太人、罗姆人(吉普赛人)和其他“帝国的敌人”被围捕和驱逐时,选择了保持沉默。许多旁观者认为眼前发生的事情与己无关,其他一些人则畏惧纳粹的淫威,不敢给予帮助。在许多地方,为犹太人提供庇护是违法的,可判处死刑。

尽管风险很大,但还是有一小部分人拒绝冷眼旁观,这些人表现出了可贵的勇气,他们为犹太人提供藏身之所、隐秘的逃亡路线、假证件、食物、衣服、金钱,有时甚至是武器。

丹麦是唯一一个积极抵抗纳粹政权驱逐本国犹太公民的企图的被占领国。1943 年 9 月 28 日,德国外交官格奥尔格·费迪南德·杜克维兹(Georg Ferdinand Duckwitz)秘密通知丹麦抵抗组织,纳粹正计划驱逐丹麦犹太人。丹麦人迅速作出反应,在全国范围内展开行动,秘密将犹太人通过海路送往中立国瑞典。得知德国人的计划后,犹太人开始通过火车、汽车和步行离开哥本哈根和其他城市,这样丹麦约 8,000 名犹太人中的大多数得以幸存。在丹麦人民的帮助下,犹太人在他们的家庭、医院和教堂找到了藏身之处。两周内,丹麦渔民摆渡穿过丹麦和瑞典之间的狭窄海域,将大约 7,200 名丹麦犹太人和他们的 680 名非犹太裔亲属送往安全地带。

丹麦举国上下的营救行动是独一无二的壮举。然而,它并没有完全取得成功。仍有大约 500 名丹麦犹太人被驱逐到了位于捷克斯洛伐克的特莱西恩施塔特 (Theresienstadt) 隔都。这些犹太人中有 51 人遇难,其他人都从大屠杀中幸存下来。这主要归功于丹麦政府官员不断向德国人施压,表达他们对于被驱逐者生存状况的关切。丹麦人以行动证明,为犹太人提供广泛的支持以及抵抗纳粹政策可以挽救许多生命。

其他国家也有很多勇敢的事例,他们竭尽全力保护犹太人免遭纳粹毒手。在法国,大约 12,000 名犹太儿童得到教士们的庇护,他们为这些儿童寻找隐藏地点,甚至偷偷将一些儿童送往瑞士和西班牙。由于华沙市民在家中为犹太人提供容身之处,大约 20,000 名波兰犹太人得以藏身在隔都外而幸存下来。在华沙动物园园长杨·扎宾斯基(Jan Zabinski)的帮助下,一些犹太人甚至藏在华沙动物园里。

关键日期

1943 年 8 月 29 日
丹麦政府辞职

德国于 1940 年 4 月 9 日占领丹麦。丹麦和德国达成协议,仍然保留丹麦政府和军队。尽管占领了丹麦,但德国人并未开始驱逐行动。1943 年夏天,随着盟军步步前进,丹麦的破坏和罢工等抵抗活动日趋频繁。这些活动导致德国占领军和丹麦政府关系紧张。1943 年 8 月,德国人要求丹麦政府消弭抵抗运动。丹麦政府拒绝满足德国的新要求,在德国占领三年之后宣布辞职。德国接管了丹麦政权,并试图逮捕和驱逐犹太人,实施“最终解决”计划。丹麦则展开了全国性的营救行动。

1943 年 10 月 2 日
瑞典为丹麦犹太人提供庇护所

柏林一份交给德国官员的报告中称,瑞典政府为约 7,000 名丹麦犹太人提供了庇护场所。1943 年 9 月底,丹麦当局从秘密渠道得知德国计划逮捕和驱逐丹麦犹太人,于是警告本国犹太人,敦促他们尽快隐藏起来。随后,丹麦全国的地下组织和一般民众自发组织起来,偷偷将犹太人送到沿海地带,再由丹麦渔民摆渡他们到瑞典。在不到三个星期的时间内,丹麦人将七千多名犹太人和他们的近七百名非犹太亲属通过渡船送往瑞典。尽管如此,德国人还是逮捕了约 500 名犹太人,并将他们驱逐到特莱西恩施塔特 (Theresienstadt) 隔都。

1944 年 6 月 23 日
丹麦代表团探访特莱西恩施塔特

丹麦代表加入国际红十字会代表团,探访位于波希米亚的特莱西恩施塔特隔都。为欺骗观察人员,反驳关于纳粹虐待犹太人的世界舆论,纳粹党卫军刻意美化隔都,营造出特莱西恩施塔特是犹太人自治区的假象。与特莱西恩施塔特的其他囚犯不同,那里的 500 名丹麦囚犯没有被驱逐到集中营,并能够收到来自红十字会的包裹。1945 年 4 月 15 日,这些丹麦囚犯从隔都获得释放,并移交给瑞典红十字会。这是瑞典政府代表和纳粹官员谈判的结果,根据谈判,集中营里的斯堪的纳维亚囚犯(包括犹太人)被送往德国北部的收容营中。这些囚犯最终被送往瑞典,他们在那里一直停留到战争结束。约 500 名被驱逐的丹麦犹太人中,约有 450 人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