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故事

特蕾西娅•赛布勒(Theresia Seible)和瑞塔•普利格莫尔( Rita Prigmore)

在纳粹医生照管下产下双胞胎的吉普赛母亲特蕾西娅•赛布勒(Theresia Seible)和吉普赛双胞胎 瑞塔•普利格莫尔( Rita Prigmore)描述有关双胞胎的研究。

[照片引用: 纽约市盖蒂图像数据库 (Getty Images)、耶路撒冷以色列犹太大屠杀纪念馆 (Yad Vashem)、慕尼黑历史档案馆马克斯-普朗克精神病理学研究所(德国神经病理学研究所)图片资料中心、德国科布伦兹联邦资料室、维也纳奥地利反法西斯运动档案馆、Kriemhild Synder: Die Landesheilanstalt Uchtspringe und ihre Verstrickung in nationalsozialistische Verbrechen; HHStAW Abt. 461, Nr. 32442/12; Privat Collection L. Orth, APG Bonn.]

谈话全文

特蕾西娅•赛布勒
我们受到的对待就像我们不存在似的。 好像我们根本就不在那儿。 您知道的,一个人的尊严被夺走是多么可怕。 你再也不重要了。 我们是人,不是他们研究的动物。 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我们曾反抗。 像这样的情形反反复复持续了一年。 我们的房子一直受到党卫军的监视。 他们乘车过来,把我们带到各种诊所。 他们始终有一个借口。总是因为我们吉普赛人的血统。

瑞塔•普利格莫尔
医生海德教授,他对吉普赛人、犹太人、甚至对士兵、对智力发育迟缓的人,进行同样的医学研究。 我们是长得一摸一样的双胞胎,吉普赛双胞胎,是 1943 年某个月的 3 日、3 日,在诊所,研究诊所,出生的两个小姑娘。 当我的妈妈不得已将我们带进来时,他们进行的都是这种研究。 还有,那时候,当他们返回检查我们时,只有一个人在那里,然后她发现我的姐妹罗兰达(Rolanda) 在澡盆里,是护士把她放在那儿的,她的头上缠着绷带。

特蕾西娅•赛布勒
我上楼走到一半的时候,一个年轻的护士遇到我,她说: “你是在找什么东西吗?” 我说:“是的,我刚生的一对婴儿在哪儿?” 她说:“双胞胎就在这左边。” 于是,我抓住一个孩子,听到我父亲用辛提 (Sinti) 语说:“看在上帝的份上,把枕头和毯子留下! 这是偷窃! 他们就有理由逮捕我们了!” 我抓住孩子时,她就是那样,我下楼跑到一半。 我的父亲朝我跑来,取过孩子,把她藏在外衣后面,逃走了。 我返回到楼上,我母亲在打一个护士。 她用力将我母亲往后推,关上门,屋里一阵混乱。 她不知道我们已经带走了一个孩子。 就在那时候,就像上帝派来的似的,又来了一个护士,对医生说: “告诉这个女人,你把孩子带进了手术室,带出来的时候死了! 你们对这个孩子做什么啦? 这个女人要看她死去的孩子!” 正当我的手臂,我真的无法向你描述下去了。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Crown and Goodman Family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