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Document

Clear All
  • “圣·路易斯号”的图纸

    文件

    双螺旋桨客轮“圣·路易斯号”的船舱和房间分布图纸。1939 年,这艘德国远洋客轮带着近 1,000 名犹太难民来到古巴寻求暂时避难。在古巴和美国相继拒绝难民入境后,该船被迫返回欧洲。

    “圣·路易斯号”的图纸
  • 为西蒙妮·魏尔(Simone Weil)伪造的教师证

    文件

    西蒙妮·魏尔(Simone Weil)使用这份伪造的证书和其他虚假的证件,来为她在 1943 年下半年采用的新身份做证明。作为儿童援助协会(OSE)救济与营救组织的一名成员,利用西蒙妮·魏林(Simone Werlin)这一假身份,她得以免遭逮捕,也得以改变住处以便于营救犹太儿童。1940 年,魏尔从斯特拉斯堡的社会工作学院获得这份证书,以证明她在法国的幼儿园执教。学院的院长自愿为她伪造了这一新身份。

    为西蒙妮·魏尔(Simone Weil)伪造的教师证
  • 假身份证明文件:西蒙妮·魏尔(Simone Weil)

    文件

    西蒙妮·魏尔(Simone Weil)保留着这张贴有她照片的空白身份证,以备在她的“西蒙妮·魏林(Simone Werlin)”假身份被识破,需要建立新的假身份时使用。抵抗组织的工作人员和赞成抵抗的政府雇员给她提供了所需的图章和签名。作为儿童援助协会(OSE)救济与营救组织的一名成员,这些假造的证件有助于魏尔开展犹太儿童的营救工作。

    假身份证明文件:西蒙妮·魏尔(Simone Weil)
  • 威斯特伯克 (Westerbork) 中转营的手绘设计图

    文件

    荷兰政府在威斯特伯克 (Westerbork) 建立了一座营地,以拘留那些非法进入荷兰境内的犹太难民。这份威斯特伯克中转营的草图由一位犹太囚犯绘制,他有资格移民到美国。1942 年上半年,德国占领当局决定扩建威斯特伯克中转营,并将其转变成一座专门关押犹太人的中转营。1942 年 7 月,威斯特伯克开始大规模集中关押荷兰境内的犹太人。犹太人被从这里驱逐到德占波兰境内的屠杀中心。

    威斯特伯克 (Westerbork) 中转营的手绘设计图
  • 报纸文章“难民惨剧”

    文件

    《旧金山纪事报》(San Francisco Chronicle) 上刊登了一篇标题为“难民惨剧”的文章。这篇文章以对援助组织美犹联合分配委员会的 摩西·贝克尔曼(Moses Beckelman)的采访为基础,探讨了波兰和立陶宛难民的情形,这些难民被困在前往北美和南美的各个站点处:上海、神户(日本)和里斯本(葡萄牙),致使这里拥挤不堪。造成这一困难的主要原因是他们没有过境和入关签证,致使大多数国家对这些移民关闭了边境。1941 年 5 月。[来自美国大屠杀纪念馆“逃亡与营救”特别展]

    报纸文章“难民惨剧”
  • 格里格尔·沃尔法特(Gregor Wohlfahrt )的行刑通知

    文件

    德国柏林当局将这份通知发送给芭芭拉·沃尔法特(Barbara Wohlfahrt),告知她将于 1939 年 12 月 7 日上午对她的丈夫格里格尔·沃尔法特(Gregor Wohlfahrtd)执行死刑。虽然 沃尔法特的身体已不适于在军队服役,纳粹仍以他在宗教上反对兵役为由对其进行了审判。作为一名耶和华见证会成员,沃尔法特坚信兵役违背了圣经戒杀的戒律。1939 年 11 月 8 日,军事法庭判处沃尔法特死刑,一个月后,宣判在柏林的普洛成西 (Ploetzensee) 监狱进行。

    格里格尔·沃尔法特(Gregor Wohlfahrt )的行刑通知
  • 签发给厄尔娜·“萨拉”·施莱辛格(Erna "Sara" Schlesinger)的德国护照(内文)

    文件

    1939 年 7 月 8 日,德国警察机关在柏林签发了这份护照给厄尔娜·“萨拉”·施莱辛格(Erna "Sara" Schlesinger)。本护照第一页阐明了便利识别德国犹太人的德国法律。从 1938 年开始,德国法规要求,在所有官方文件上,犹太妇女必须使用中间名“萨拉(Sara)”。犹太男性的名字则必须加上“以色列(Israel)”。在拥有德国国籍的犹太人的护照上,还盖上了红色的字母“J”(代表“Jude”,也就是德语单词“犹太人”)。1939 年,厄尔娜·施莱辛格移民到美国。

    标签: 反犹主义
    签发给厄尔娜·“萨拉”·施莱辛格(Erna "Sara" Schlesinger)的德国护照(内文)
  • 签发给艾丽斯·“萨拉”·迈耶(Alice "Sara" Mayer)的德国护照(内文)

    文件

    1939 年 2 月 24 日,在德国的宾根 (Bingen),这份德国护照被签发给艾丽斯·迈耶(Alice Mayer)。迈耶的女儿爱伦也被列于护照之上。母亲和女儿的名字都包含有中名“萨拉(Sara)”。根据 1938 年 8 月 17 日颁布的一部法律,将这一名字作为中间名成为强制性规定。此后,在所有官方文件中,所有德国犹太妇女必须加上“萨拉”作为中间名。犹太男性的名字则必须加上“以色列(Israel)”。这样就可以方便德国官员辨别他们的犹太人身份。

    标签: 反犹主义
    签发给艾丽斯·“萨拉”·迈耶(Alice "Sara" Mayer)的德国护照(内文)
  • 莫里茨·绍恩贝格(Moritz Schoenberger0在“圣·路易斯”号上发出的无线电报

    文件

    1939 年 5 月 25 日,在从德国汉堡到古巴哈瓦那的航程中,艺术家莫里茨·绍恩贝格(Moritz Schoenberger)在远洋定期客轮“圣·路易斯”号上发送了这封无线电报(通过无线电发送的电报)。在这次航程中,“圣·路易斯”号运载了 900 多名正在逃离纳粹迫害的犹太难民。这封电报其中写道,“我的身心都得到了恢复,并对星期六肯定能到达哈瓦那倍感鼓舞。钱已收到。非常感谢。吻您,亲爱的爸爸”。绍恩贝格的乐观后来化为了泡影。古巴当局拒绝难民入关。在美国也拒绝这些乘客入关后,“圣·路易斯”号被迫返回欧洲。在回航途中,英国、比利时、法国和荷兰同意接收这批犹太难民。法国当局把绍恩贝格先生拘留在了法国南部。

    莫里茨·绍恩贝格(Moritz Schoenberger0在“圣·路易斯”号上发出的无线电报
  • 西蒙妮·魏尔(Simone Weil )的假学生证

    文件

    1943 年下半年采用新身份后,为了证明她的假名字西蒙妮·魏林(Simone Werlin),1938 年到 1939 年间,西蒙妮·魏尔(Simone Weil)伪造了这张学生证。这张学生证证明,在此期间,她就读于斯特拉斯堡的社会工作学院。作为儿童援助协会(OSE)救济与营救组织的一名成员,使用这些伪造和假造的证件,她搬到了法国的沙托鲁 (Chateauroux) 居住,并在那里设立了一处营救犹太儿童的机构。

    标签: 营救活动
    西蒙妮·魏尔(Simone Weil )的假学生证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Crown Family Philanthropies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