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erican Olympic runner Jesse Owens and other Olympic athletes compete in the twelfth heat of the first trial of the 100m dash. [LCID: 14523a]

1936 年纳粹德国举办柏林奥运会

简介
在 1936 年 8 月举办夏季奥运会的两个星期中,阿道夫·希特勒的纳粹独裁掩饰了其种族主义和军国主义的本性。为了迷惑了众多外国观众和记者,纳粹政权收敛了其反犹计划和领土扩张计划,利用奥运会营造出了一副和平、宽容的形象。由于未能抵制 1936 年的奥运会,当时一些观察家就断言:美国及其他一些西方民主国家可能失去了一次制止希特勒和加强抵制纳粹暴行的机会。奥运会结束后,德国加速实行扩张政策,并积极开展对犹太人以及其他“国家敌人”的迫害,最终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大屠杀的发生。

1936 年夏季奥运会
1931 年,国际奥委会将1936 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主办权授予德国柏林。这次机会使得德国结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后被孤立的局面,再次回到世界大家庭中。

两年以后,纳粹党的领导人阿道夫·希特勒上台,德国脆弱的民主政治很快变为迫害犹太人、罗姆人(吉卜赛人)、所有政治对手和其他人的一党专政。纳粹党控制了德国民众生活的各个方面,也延伸到体育领域。利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体育形象,德国大肆鼓吹其“雅利安人”种族优越、具有超常能力的理论。德国的艺术家通过雕塑和其他形式,将运动员理想化为“肌肉发达、具有超人的力量并且具有明显的雅利安面部特征”。这表明纳粹政权把人的形象和身体条件放在极为重要的位置上,这也成为招募军人的先决条件。

1933 年 4 月,所有德国体育组织制定出一项“仅限雅利安人”的政策。“非雅利安人”--犹太、半犹太、罗姆(吉卜赛)运动员被有步骤地排除出德国体育组织和协会。1933 年 4 月,德国拳击联合会以业余拳击冠军艾里希·齐利格(Erich Seelig)是犹太人为由,将他开除出联合会。(之后艾里希·齐利格在美国重新开始了自己的拳击生涯。)另一犹太人丹尼尔·普勒恩(Daniel Prenn)是德国最优秀的的网球运动员,他也被排除在戴维斯杯网球赛德国队名单之外;世界级跳高运动员格雷特尔·博格曼(Gretel Bergmann)在 1933 年被排除在德国体育俱乐部之外,并且没有获得参加 1936 年德国奥运代表队的资格。

被德国体育俱乐部拒之门外的犹太运动员联合起来成立独立的犹太人联合会(包括马卡比和 希尔德体育组织)并准备临时的隔离设施。但是这些犹太体育组织无法与拥有充裕资金的德国体育俱乐部相抗争。包括拳击运动员约翰·卢克利·特洛尔曼(Johann Rukelie Trollmann)在内的罗姆(吉卜赛)运动员也难逃被逐出德国体育界的厄运。

为了平息国际舆论,德国当局做出象征性姿态,允许拥有部分犹太血统的女击剑手海伦·梅耶(Helene Mayer)代表德国参加在柏林举行的奥运会。她最终获得个人女子击剑的银牌,像所有获奖运动员一样,她在领奖台上行了纳粹礼。奥运会以后,海伦·梅耶返回了美国。除海伦·梅耶外,再没有其他犹太运动员代表德国队参加比赛。在这届纳粹奥运会上,包括海伦·梅耶和五位匈牙利运动员在内,共有九位犹太运动员获得奖牌。七名美国犹太男运动员去了柏林。像一些欧洲犹太运动员一样,许多犹太年轻人在犹太组织提出的联合抵制奥运会的压力之下没有参加这届奥运会。多数运动员由于没有完全看清纳粹残害犹太人的程度和企图而选择参加比赛。

在 1936 年 8 月主办奥运会举办期间,纳粹政权企图掩饰其极端的种族政策。大多数反犹标语都被临时撤下,而报纸媒体也缓和了激烈的言辞。因此,纳粹政权借助奥运会向外国观众和记者制造了德国热爱和平、宽容好客的假象。

1936 年出现对柏林奥运会联合抵制运动的国家有美国、英国、法国、瑞典、捷克斯洛伐克和荷兰。尽管关于是否参加 1936 年奥运会的问题在美国国内引起了激烈的争论,但他们还是像以往一样派出了规模最大的参赛代表团之一。一些抵制柏林奥运会的人另行举办了分庭抗礼的奥运会。其中最大的一个名叫“人民奥林匹克运动会”(People's Olympiad) 的组织积极筹备 1936 年的西班牙巴塞罗那夏季奥运会。就在成千上万的运动员开始陆续到达的时候,1936 年 7 月西班牙内战爆发,巴塞罗那夏季奥运会被迫取消。

许多国家的犹太运动员以个人名义抵制柏林奥运会。在美国,一些犹太运动员和犹太组织(如美国犹太人联合会和犹太劳工委员会)对于抵制纳粹奥运会表示支持。然而,1935 年 12 月,当美国业余运动联合会投票赞成参加 1936 年的奥运会,其他国家也纷纷效仿,联合抵制运动失败。

纳粹精心筹备了 8 月 1 日 – 8 月 16 日的夏季奥运会。他们建造大型体育场所,悬挂奥林匹克旗帜和卐字标记,纪念场所和柏林街头的房屋被装饰一新。许多旅游者既没有注意到被纳粹政权暂时撤下的反犹标语,也不知道德国柏林内务部正下令逮捕罗姆人。1936 年 7 月 16 日,警卫包围并逮捕了居住在柏林的约 800 名罗姆人,关押在柏林郊外马扎恩(Marzahn)的一个特殊集中营里。纳粹官方还下令,德国反同性恋法的犯罪惩罚不适用于外国游客。

全世界有 49 个代表队参加了柏林奥运会,超出以往的任何一届。德国派出了由 348 名运动员组成的最庞大的队伍。第二大代表队美国队由 312 名运动员组成,其中包括 18 名黑人运动员。美国由奥委会主席艾弗里·布伦戴奇(Avery Brundage)亲自率队。苏联没有派队参加柏林奥运会。

德国巧妙地利用彩色海报和杂志对奥运会进行宣传。在运动员形象上,他们将纳粹德国同古代希腊相结合,象征着优秀的德国公民是古代“雅利安”文化的正统继承人。他们鼓吹的纯正的古代“雅利安”种族特征是:体魄英武、金发碧眼、五官轮廓鲜明有雕塑之美。

1938 年奥运会闭幕之后,纳粹德国在国际上发行了此届奥运会的纪录片 -“奥林匹亚”,借机继续进行相应的宣传。该片极具争议,由德国制片人同时也是一名纳粹支持者的莱妮·里芬施塔尔(Leni Riefenstahl)拍摄完成。纪录片是纳粹政府在 1936 年奥运会期间委托她制作的。

德国在第 11 届奥运会上取得巨大的胜利。德国运动员获得了大多数奖牌,而他们热情的款待、有序的组织也赢得了到访者的一致赞誉。多数报章附和了《纽约时报》的报道,该报道称:“本届奥运会后,德国重回国际大家庭的怀抱,而奥运会更使得德国重现人性本色。”一些人甚至希望这样的和平能持久一些。只有少数记者【如威廉·希勒(William Shirer)】认为柏林的光辉掩盖了种族主义和暴虐统治。

奥运会后的新闻报道刚刚结束,希特勒便加紧推行德国庞大的扩张计划,残害犹太人的暴行继续上演。奥运会结束后只有两天,具有犹太血统的奥运村主席沃尔夫冈·福尔斯特纳(Wolfgang Fuerstner)上校便在被军队开除之后自杀。

1939 年 9 月 1 日德国侵略波兰。在奥运会之后的三年中,以“好客”、“和平”为口号的奥运会举办国 - 德国,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争给世界人民带来了空前的灾难。奥运会结束后,德国加速实行扩张政策,并积极开展对犹太人以及其他“国家敌人”的迫害,这场迫害以大屠杀为其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