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uthausen survivors cheer the soldiers of the Eleventh Armored Division of the US Third Army one day after their liberation

解放纳粹集中营

盟军部队在对德国发起一系列攻势后挺进欧洲大陆,同时开始解放沿途遇到的数万名关押在集中营的囚犯。之前,纳粹强迫波兰德占区集中营内的囚犯前往德国内地,而这些被解放的人里便有许多刚刚在这次长途跋涉中死里逃生的。他们饱受饥饿和病痛的煎熬。

苏军是最先抵达主要纳粹集中营的军队,他们于 1944 年 7 月到达波兰境内卢布林 (Lublin) 附近的马伊达内克 (Majdanek) 集中营。震惊于苏军闪电般的推进速度,德国人企图毁掉这座集中营以隐藏大规模屠杀的证据。用于焚烧被屠杀囚犯尸体的焚尸炉被集中营看守付之一炬,但他们在匆忙的撤退中却忘记了破坏毒气室。1944 年夏,苏军开到贝乌热茨 (Belzec)、索比堡 (Sobibor) 和特雷布林卡 (Treblinka) 屠杀中心。但是德国人在 1943 年便拆除了这里,当时大多数波兰犹太人惨遭杀害。

1945 年 1 月,苏联军队解放了规模最大的灭绝营和集中营 — 奥斯威辛。纳粹强迫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大部分囚犯向西行进(即后来众人皆知的“死亡行军”),等苏军士兵进入集中营后只发现营内仅剩下几千名虚弱的囚犯奄奄一息。有充足的证据证明德国人在奥斯威辛集中营中进行了大屠杀。撤退的德国人已破坏了集中营内的大多数建筑,但在剩下的几座仓库内,苏军士兵发现了属于受害者的物品。例如,他们发现了数十万套男士服装、超过 800,000 套女士套装以及 14,000 多磅的人类头发。

在之后的几个月中,苏军还解放了波罗的海诸国和波兰境内的其他一些集中营。德国投降前不久,苏军相继解放了施图特霍夫 (Stutthof)、萨克森豪森 (Sachsenhausen) 以及拉文斯布吕克 (Ravensbrueck) 集中营。

1945 年 4 月 11 日,即纳粹从德国魏玛 (Weimar) 附近布痕瓦尔德 (Buchenwald) 集中营撤退几天之后,美军便解放了这座集中营。集中营解放当天,一个地下囚犯抵抗组织控制了布痕瓦尔德 (Buchenwald) 集中营,以防止正在撤退的集中营看守再施暴行。美军解放了布痕瓦尔德 (Buchenwald) 集中营内超过 20,000 名囚犯。他们还解放了朵拉 – 米特堡 (Dora-Mittelbau)、浮生堡 (Flossenbuerg)、达豪 (Dachau) 以及毛特豪森 (Mauthausen) 集中营。

英军则解放了德国北部的一些集中营,其中包括诺因加默 (Neuengamme) 和贝尔根 - 贝尔森 (Bergen-Belsen) 集中营。英军于 1945 年 4 月中旬进入策勒 (Celle) 附近的贝尔根 - 贝尔森 (Bergen-Belsen) 集中营。他们在集中营中发现了大约 60,000 名仍然活着的囚犯,其中大多数人都因身染斑疹伤寒,身体状况十分糟糕。在被解放后的短短几周内,他们中便有超过 10,000 人死去,这都是长期遭受虐待和疾病折磨所致。

这些解救囚犯的士兵还目睹了难以言状的情景,在纳粹集中营内有成堆的未被掩埋的尸体。随着这些集中营被相继解放,纳粹制造的所有恐怖罪行均被公诸于世。只有很小一部分囚犯能够幸存,同时由于长期进行强制劳动以及食物的缺乏,再加之长年累月的遭受虐待,他们都已瘦弱的皮包骨头。很多人都已虚弱得无法移动。疾病是长期存在的威胁,许多集中营都要被彻底焚毁,以防止传染病传播。每一位幸存者都经历了长期而艰难的恢复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