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e Frank, Ellen Weinberger, Margot Frank and Gabrielle Kahn having a tea party with their dolls at the home of Gabrielle Kahn in Amsterdam, Netherlands, 1934

安妮•弗兰克

概述和背景

Anne Frank 是大屠杀期间遇难的一百多万犹太儿童中的一员。她的本名是安内莉斯•玛丽•弗兰克(Annelies Marie Frank),1929 年 6 月 12 日生于德国法兰克福,是奥托•弗兰克(Otto Frank)和伊迪丝•弗兰克(Edith Frank)的女儿。

5 岁之前,安妮与父母和姐姐玛尔戈特(Margot)一起生活在法兰克福郊外的一间公寓中。1933 年纳粹掌权后,奥托•弗兰克逃到他有业务联系的荷兰阿姆斯特丹。家人随后也来投奔他,安妮在与亚琛的祖父母待了一段时间之后,于 1934 年 2 月最后一个抵达。

德军于 1940 年 5 月占领阿姆斯特丹。1942 年 7 月,德国当局及其荷兰帮凶开始将荷兰各地的犹太人集中到韦斯特博克,这是一个靠近荷兰阿森市的临时难民营,离德国边境不远。德国官员将犹太人从韦斯特博克遣送至德占波兰的奥斯威辛-比克瑙和索比堡屠杀中心。

藏匿时期

七月上半月,安妮和家人躲进了一间公寓,这里原先已经藏有四名荷兰犹太人 — 赫尔曼(Hermann)、奥古斯特(Auguste)、彼得•范•佩尔斯(Peter van Pels)和弗里茨•菲弗尔(Fritz Pfeffer)。两年间,他们居住在王子运河大街 263 号家族企业办公室后面的秘密阁楼公寓,安妮在日记中称之为秘密阁楼。奥托•弗兰克的朋友和同事约翰内斯奥托•弗兰克克莱曼(Johannes Kleiman)、维克托•库格勒(Victor Kugler)、杨•吉斯(Jan Gies)和梅普•吉斯(Miep Gies)此前曾冒着生命危险帮忙准备藏身处,并将食品和衣物偷偷送给弗兰克一家。1944 年 8 月 4 日,盖世太保(德国秘密警察)在匿名荷兰来电者举报后发现了这处藏身地点。

逮捕和遣送

就在同一天,盖世太保官员党卫军中士卡尔•希尔伯鲍尔(Karl Silberbauer)和两名荷兰警察帮凶逮捕了弗兰克一家。8 月 8 日,盖世太保将他们送到韦斯特博克。一个月后的 1944 年 9 月,党卫军和警察局将弗兰克一家以及与他们一同藏匿的其他四人由火车从韦斯特博克遣送至奥斯威辛,德占波兰的一处集中营群。安妮和姐姐玛尔戈特由于年轻而被选去从事劳动,她们于 1944 年 10 月被转移到德国北部策勒附近的贝尔根-贝尔森集中营。

姐妹俩均于 1945 年 3 月死于伤寒,就在英国军队于 1945 年 4 月 15 日解放贝尔根-贝尔森的几周前。党卫军官员也将安妮的父母挑出去从事劳动。Anne 的母亲伊迪丝于 1945 年 1 月初死于奥斯威辛。只有 安妮的父亲奥托在战争后幸存。1945 年 1 月 27 日,苏联部队从奥斯威辛解放了奥托。

安妮•弗兰克的纹身编号是多少?

1944 年 9 月 3 日,安妮与母亲伊迪丝和姐姐玛戈尔特、父亲奥托一同登上了韦斯特博克到奥斯威辛-比克瑙的最后一班遣送火车。这批人 1944 年 9 月 5 日到达奥斯威辛,共有 1,019 名犹太人。男人和女人被分隔开来。包括安妮、伊迪丝和玛戈尔特在内,从这批人中选出的女人都被标上了 A-25060 到 A-25271 之间的编号。显示她们确切编号的记录并没有保存下来。大约八周之后,1944 年 10 月末,安妮和玛戈尔特从奥斯威辛-比克瑙被转移到贝尔根-贝尔森,1945 年 3 月的某一天,她们都在这里失去了生命。虽然安妮的死亡证明记录了她在不同集中营之间的转移,但并未包括她的纹身编号。

日记

藏匿期间,安妮坚持写日记,记录了她的恐惧、希望和各种经历。弗兰克一家被捕后,曾经帮助他们藏匿的梅普•吉斯在秘密公寓中发现了这本日记,并为安妮保存下来。日记在战后以多种语言出版,并被欧洲和美洲的数千所初高中学校纳入到课程当中。安妮•弗兰克已经成为大屠杀中遇难儿童的象征。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Crown and Goodman Family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