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f the courtroom during the trial of John Demjanjuk. [LCID: 65258]

约翰·德米扬纽克 (John Demjanjuk):一名纳粹帮凶的被检控

概述
约翰(原名伊凡)·德米扬纽克出生在乌克兰,作为纳粹政权的帮凶,他所犯下的罪行使他面临四项不同的指控。

对德米扬纽克在大屠杀时期的历史进行的调查开始于 1975 年。在美国的诉讼中两次剥夺了他的美国公民身份,并一度下令将他驱逐出境,分别两次将他从美国引渡到以色列和德国接受刑事审讯。他在德国的审判结束于 2011 年 5 月,这可能是对受到指控的纳粹时期战犯的最后一次审判。如果是这样的话,它标志着自 1945 年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进行第一次起诉至今为止长达 65 年的审判历程的最高潮。

德米扬纽克过去的某些事实是毫无争议的。他于 1920 年 3 月出生于当时苏联乌克兰文尼察州的一个名为Dobovi Makharyntsi的村庄。他被苏军征召入伍,之后在 1942 年 5 月的刻赤战役中被德国军队捕获。德米扬纽克于 1952 年移民至美国并于 1958 年成为了一名美籍公民。他定居在俄亥俄州的七山,此处为克利夫兰的一处郊区,并在福特汽车工厂工作了多年。

第一次审判:以色列,1987 年
美国司法部 (DOJ) 于 1975 年开始对德米扬纽克展开调查,并在 1977 年对他提出剥夺他国籍的诉讼,指控他伪造了移民和入籍文件以掩盖他于二战期间在特雷布林卡灭绝营效力的事实。

由于德米扬纽克涉嫌效力于灭绝营,同时 20 世纪 40 年代末期一位叫做 Ignat' Danil'chenko 的苏联证人也提供了证词,这件案子从对索比堡集中营的调查揭开了序幕。Danil'chenko 供述说他是在与德米扬纽克一起服役于索比堡时认识他的,并在浮生堡(Flossenbürg)集中营一直服役到 1945 年。但是有犹太幸存者看到其照片并指认德米扬纽克曾服役于特雷布林卡的毒气室附近,美国政府官员因而继续追查关于特雷布林卡的指控。在 1979 年,美国司法部新成立的特别调查办公室 (OSI) 接手这件案子的诉讼。

经历了漫长的调查和 1981 年的审判,克利夫兰的美国地区联邦法院剥夺了德米扬纽克的美国公民身份。当美国当局将德米扬纽克驱逐出境时,以色列政府要求将其引渡。在经过必要的听证程序之后,美国当局将德米扬纽克引渡到以色列,就反犹太民族罪和危害人类罪两项罪名受审。在以色列曾就这些指控受审的战犯有两名,德米扬纽克是第二位。第一位是阿道夫·艾希曼 (Adolf Eichmann),他在 1961 年被认定有罪并于 1962 年被处决。

1987 年 2 月 16 日案子在耶路撒冷开庭受审。控方声称尽管德米扬纽克是由德军捕获的战俘 (POW),但他却自愿加入在特拉夫尼基(Trawniki)集训营(波兰卢布林附近)的纳粹特别党卫军(党卫队;守卫兵)部队,在那里他受训成为一个协警以部署莱茵哈德计划,这个计划是要屠杀居住在德占波兰区内的所有犹太人。控方指控他是特雷布林卡灭绝营的守卫,被囚犯称为“伊凡雷帝”,并且他曾操作和维修过用来在特雷布林卡毒气室施放一氧化碳气体的柴油发动机。一些特雷布林卡的犹太幸存者指认德米扬纽克就是“伊凡雷帝”,这就是指证他曾在灭绝营的关键性证据。

特拉夫尼基集训营一个有力的证据是德米扬纽克的特拉夫尼基集训营身份证件,其存档于苏联档案馆。 特拉夫尼基当局对派去保卫营外分遣队的士兵签发这样的文件。尽管法院对此进行多次检测,结果都证实其真实性,德米扬纽克仍然辩护说此证件是苏联授意伪造的。德米扬纽克当时已 67 岁,他代表自己作证,声称他在战争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作为战俘被德军囚禁在波兰海乌姆附近的集中营里。

尽管此身份证件是美国政府和以色列诉讼案件的关键证据,但却不能证明德米扬纽克确实曾在特雷布林卡,只能说明他于 1942 年 9 月在海尔姆附近的奥克茹夫(Okzów)纳粹党卫军地盘当过守卫,或者说他从 1943 年 3 月开始在索比堡灭绝营担任过守卫。尽管此证件包含了一些与特雷布林卡幸存者所提供的证词不一致的信息,它仍然是证明德米扬纽克在特拉夫尼基担任过协警(即,特雷布林卡的守卫是从那些协警中选拔出来的)的唯一有效文件。能确凿证明德米扬纽克在特雷布林卡的战时书面证据迄今为止尚未浮出水面。

德米扬纽克的纹身
在此诉讼案件中的另一个证据是德米扬纽克左腋下的疤痕,此为识别他血型的纹身所遗留下来的痕迹。纳粹党卫军当局在 1942 年采取对党卫军(武装党卫队)纹上血型纹身的做法。在德国集中营体系中的纳粹党卫军死亡总部的一些成员也纹有这样的纹身,因为在 1941 年以后他们被认为在行政上与党卫军有关。不过,血型纹身始终没有贯彻实施。因此这种物证只能表明但却无法确凿地证明德米扬纽克可能担任过集中营的守卫。

“纳粹党卫军纹身”所遗留下来的伤疤使人们对于这是血型纹身(强制性)还是纳粹党卫军标志纹身(自愿性)的流行文化非常困惑,美国和以色列的检察官很容易对其意义产生误解。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在特拉夫尼基受训为协警的战俘纹有这样的纹身。

以色列判决与上诉
主要基于幸存者的指证,以色列法庭于 1988 年 4 月 25 日宣判德米扬纽克罪名成立并判处他死刑,这是以色列政府目前为止第二次对被定罪的被告实施死刑(第一次是对艾希曼)。

正当德米扬纽克上诉至以色列最高法院时,1991 年苏联解体。成千上万份前所未知的文件可为控方和辩方所使用。在基辅市前乌克兰克格勃(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记录中,德米扬纽克的辩护团找到了几十份苏联于 20 世纪 60 年代早期审判的前特雷布林卡守卫的供词。

他们中没有任何人指认德米扬纽克曾经服役于特雷布林卡。但是他们都很一致地提到了伊凡·马尔琴科 (Ivan Marchenko),他于 1942 年夏天在特雷布林卡担任气体发动机操作员直到 1943 年囚徒起义,在担任协警时因其特别残暴而臭名昭著,其所犯的罪行与特雷布林卡的犹太幸存者的回忆很一致。1943 年 8 月回到特拉夫尼基之后,马尔琴科辗转到了意大利的里雅斯特,并在战争结束时人间蒸发了。至今他仍旧下落不明。

但是,仅靠这些现存的供词就有足够的理由怀疑德米扬纽克是否曾经服役于特雷布林卡,促使以色列最高法院在 1993 年 7 月 29 日推翻了对德米扬纽克的控罪,为了做到公平公正,同时也表示以色列检察机构可以决定就其他罪行对德米扬纽克进行指控。

从前苏联档案馆获得的新证据
在莫斯科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档案馆中发现了特拉夫尼基集训营的内部人员信函使这类指控成为可能。这些文件确认了德米扬纽克自 1943 年 3 月 26 日起确曾在索比堡灭绝营,1943 年 10 月 1 日起又去往浮生堡集中营。这些证据都确认了他曾在索比堡,这与德米扬纽克特拉夫尼基身份证件上的信息以及 Danil'chenko 的证词是一致的。

此外,在德米扬纽克被引渡到以色列之后,特别调查办公室也着手调查,审查浮生堡的原始人员及行政记录,发现了德米扬纽克的姓名与他的特拉夫尼基军事身份证号 (1393) 有关的材料,因此独立地证实了 Danil'chenko 供述的德米扬纽克曾服役于佛罗森堡的供词。

在 1991 年的夏天,特别调查办公室的一个调查员在维尔纽斯的立陶宛国家档案馆中搜寻关于立陶宛警察部队的文档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份文件可以确认在 1942 年 11 月到 1943 年 3 月初德米扬纽克是特拉夫尼基培训的驻扎在马伊达内克集中营的警卫分遣队的成员之一。

恢复美国公民身份,接着又再一次被撤销
在他最初被引渡到以色列之后,德米扬纽克的家人依照情报自由法向美国司法部提出请求查看特别调查办公室的所有关于德米扬鲁克、特拉夫尼基以及特雷布林卡的调查文件。收到这些文件后,经过多年的诉讼,德米扬纽克的美国辩护团起诉美国政府撤销剥夺他公民身份的判决,并控告特别调查办公室起诉不当。

同时,尽管还有其他可以进行起诉,但以色列当局拒绝就他在索比堡的活动进行控诉并准备释放他。根据 1993 年 6 月一位美国专家的发现,特别调查办公室由于疏忽扣留了可能对 1981 年德米扬纽克辩护有利的文件,在辛辛那提市的第六巡回上诉法院指示美国司法部长珍妮特·雷诺 (Janet Reno) 不要阻止德米扬纽克返回美国。经过五年多的诉讼,克利夫兰的地方法院于 1998 年 2 月 20 日恢复了德米扬纽克的美国公民身份,但为了做到公平公正,也为特别调查办公室留有余地,他们可以根据新证据随时进行新一轮的诉讼。

特别调查办公室的调查员对 1991 年之前无法获取的几千份关于特拉夫尼基的文件进行了五年的仔细审查,通过战时文件他们追查到德米扬纽克于 1942 年到 1945 年全职担任特拉夫尼基受训警卫以及集中营的守卫。通过这一新证据,特别调查办公室的同僚对特拉夫尼基集训营在大屠杀中的重要性以及集中营当局是怎样进行人事分配的过程都有了更加详细记载的了解。

1999 年,特别调查办公室再次对德米扬纽克提出诉讼剥夺他的国籍,声称他在特拉夫尼基本营、索比堡以及马伊达内克担任过特拉夫尼基的受训协警,之后他又在浮生堡成为纳粹党卫军的死亡总部的成员。结果,2002 年德米扬纽克再一次失去了他的美国公民身份,这一次是永远。在联邦上诉法院支持这一决定之后,特别调查办公室在 2004 年 12 月提出诉讼将德米扬纽克驱逐出境。一年之后,即 2005 年的 12 月,美国移民法院勒令将德米扬纽克遣返至他的祖国乌克兰。

德米扬纽克以各种理由对此驱逐令进行上诉,包括争论说,鉴于他年事已高并且健康状况不佳,驱逐他将会对其构成酷刑,这违反了联合国反酷刑条约,他企图从中寻求保护。2008 年 5 月 19 日,美国最高法院拒绝审核他的上诉。同年,德国当局想就德米扬纽克效力于索比堡时所犯下的协从谋杀罪进行起诉。

第二次审判:德国,2009 年
2009 年 5 月,德米扬纽克被从美国移送到德国。德国当局在他抵达之时就将他逮捕,并把他收押在慕尼黑的斯塔德海姆监狱。

在 2009 年 7 月,德国控方起诉德米扬纽克在索比堡犯有 28060 宗协从谋杀罪。德国司法权威是基于他谋杀了在 1943 年 4 月到 7 月之间从荷兰的韦斯特博克集中营通过 15 辆列车被运输到索比堡的人,这其中有 20 世纪 30 年代逃往荷兰的德国公民。

德米扬纽克当时已 89 岁,他声称自己身体非常虚弱而无法受审,但是法庭裁决说可以在每天召开两次 90 分钟的会议来对其进行审讯。2009 年 11 月,他再一次坐在了被告席上。在这次审讯中,指控德米扬纽克的证据不仅是基于幸存者的供词,也根据他服役于索比堡的战时文件。因为早前的证人如今都已去世,慕尼黑法庭同意在诉讼中宣读幸存者的供词以便协助对大屠杀的裁决并对许多受害者确定其身份和国籍。

在长达 16 个月的审判之后,诉讼程序最终于 2011 年 3 月中旬结束。2011 年 5 月 12 日,德米扬纽克被判有罪并处以五年监禁。在判决后的上诉期间他被释放。德米扬纽克于 2012 年 3 月 17 日在德国疗养院中去世。

国际关注
对德米扬纽克的审判在长达三十年里一直受到了全球媒体的广泛关注。这些法律诉讼强调了历史记录是相互依存的,纠正危害人类罪的正义是要长期追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