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一个危险的谎言:《犹太人贤士议定书》”主题展于 2006 年 4 月在美国大屠杀纪念馆的贡达教育中心开幕。</p>

犹太贤士议定书

“如果有这样一部作品可以制造这样的大规模仇恨,那就是这一部了。……这本书是关于谎言和诽谤的。”— 埃利·维瑟尔 (Elie Wiesel),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犹太贤士议定书》是现代最臭名昭著和被广泛阅读的反犹作品。该书关于犹太人的描述充斥着大量谎言,自出现以来直到今天一直在破坏犹太人的名誉,尤其是在网络上。使用《议定书》的个人和团体有一个共同的目的:散播对犹太人的仇恨。

《议定书》完全是一部虚构的作品,故意写来指责犹太人的种种不是。那些散播这部作品的人声称它记录了犹太人统治世界的阴谋。这个阴谋和所谓的领导者,即被称为犹太贤士的那些人,从未存在过。

一个谎言的起源

1903 年,《犹太贤士议定书》被分部连载在一家叫 《旗帜》(Znamya)的俄罗斯报纸上。后来被翻译成几十种语言一直流传的《议定书》的版本,最早是于 1905 年在俄罗斯发表的,作为《渺小中的伟大:反基督的到来和撒旦统治地球》一书的附件,该书由俄罗斯作家和神秘主义论者谢尔盖·尼罗斯 (Sergei Nilus) 撰写。

虽然《议定书》确切的源头还不清楚,但是它的目的就是将犹太人刻画成反国家的阴谋家。在 24 个章节或者说条款里,依其申述,将犹太领导的会议记录在案,并且《议定书》“描述”了犹太人通过操控经济,控制媒体和制造宗教冲突来统治世界的“秘密计划”。 。

在 1917 年俄国革命以后,反布尔什维克的移民将《议定书》带到了西方。很快,不同版本的议定书开始在欧洲、美国、南非和日本流通。20 世纪 20 年代出现了最早的阿拉伯语版本。

自 1920 年开始,汽车巨头亨利·福特 (Henry Ford) 的报纸《德宝独立报》(The Dearborn Independent)开始发表一系列的基于《议定书》撰写的文章。包含了这些文章的书《国际犹太人》被翻译成了至少 16 种语言。包括阿道夫·希特勒和后来的纳粹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都对福特和《国际犹太人》赞赏有加。

欺诈曝光

1921 年,《伦敦泰晤士报》提出确实证据证明《议定书》是“蹩脚的抄袭”。《泰晤士报》证实了《议定书》很大一部分是从莫里斯·乔利 (Maurice Joly) 所著的《马基雅维利和孟德斯鸠在地狱的对话》(Dialogue in Hell Between Machiavelli and Montesquieu)(1864) 上抄袭而来,而这部法国政治讽刺文学作品中根本未提过犹太人。其他的调查还揭露,一本赫尔曼·高德士 (Hermann Goedsche) 写的普鲁士小说《比亚里茨》(Biarritz)(1868) 的一章也“启发”了《议定书》的创作。

纳粹时代

纳粹党理论家阿尔佛雷德·罗森堡 (Alfred Rosenberg) 在 20 世纪 20 年代早期将《议定书》介绍给了希特勒,那时希特勒的世界观正在形成。希特勒在他早期的一些政治演讲中提过《议定书》,并且在他一生中,他一直在利用“犹太-布尔什维克分子”阴谋控制世界的理论。

在 20 世纪 20-30 年代,《犹太贤士议定书》是纳粹宣传的重要工具。在 1919 年到 1939 年间,纳粹党至少发表了 23 版《议定书》。在纳粹 1933 年掌权以后,一些学校用《议定书》来向学生灌输反犹思想。

欺诈曝光

1935 年,两个纳粹领袖因在瑞士伯尔尼传播德语版《议定书》而被一家瑞士法院罚款。同时,审讯中首席法官宣布《议定书》是“含诽谤内容”、“明显伪造”以及“荒谬的胡说八道”。

美国参议院在 1964 年发表了一篇报告声明《议定书》是“虚构的”。参议院称《议定书》的内容是“乱语”并且批评那些“贩卖”《议定书》的人使用和希特勒一样的宣传技巧。

1993 年,一个俄罗斯法院判决极端民族主义组织 Pamyat 因为出版《议定书》而违反了一项制裁反犹主义法案。

尽管有这些关于《议定书》是欺诈的重复曝光,该书仍然是过去一百年间最有影响力的反犹主义文本,并且持续吸引大量反犹主义的个人和群体。

今日的《议定书》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全球反犹主义报告”(2004),“(《议定书》)的明确目的是引起对犹太人和以色列的憎恨。”

在美国和欧洲,新纳粹分子,白人至上主义者,以及大屠杀否认者赞同并传播《议定书》。基于《议定书》的书籍在全世界,甚至几乎没有犹太人的国家,如日本,都可以买到。

遍布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许多学校教材将《议定书》作为事实来讲授。数不清的政治演讲、社论,甚至儿童卡通画都源于《议定书》。2002 年,埃及政府资助的电视台播放了基于《议定书》的电视短剧,该事件招致美国国务院谴责。巴勒斯坦组织哈马斯部分引用了《议定书》的内容来使它针对以色列平民的恐怖主义正当化。

互联网急剧地增加了《议定书》的获取渠道。尽管许多网站揭露了《议定书》是欺诈,但是互联网已经让使用《议定书》来传播对犹太人的憎恨变得容易。今天,在互联网进行一次典型的搜索,可传回数十万宣传、销售或者辩论《议定书》或者揭露它都是欺诈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