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故事

Bart Stern

1944 年 3 月德国占领匈牙利之后,Bart 被赶到他家乡的一座隔都。1944 年 5 月到 7 月,德军将匈牙利的犹太人驱逐到波兰占领区内的奥斯威辛集中营。Bart 被运畜拖车带到了奥斯威辛。在奥斯威辛集中营,他被挑选出来做苦力,在一座煤矿中钻井、挖煤。1945 年 1 月,当苏联军队向奥斯威辛集中营挺进时,德国人将大多数囚犯撤离集中营并送他们踏上了死亡之旅。苏军解放集中营时,Bart 是少数被留在集中营的囚犯之一,和他一同被解救的还有一些遗弃在集中营医务室里患病的囚犯。

谈话全文

我们被推上火车的车厢,实际上是运畜拖车。但是,在押送途中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令我至今难以忘怀,在匈牙利宪兵粗暴地驱赶我们时,我们唱起希望之歌。我记不清这首歌的歌词了,但我知道它是圣歌的一部分。并且,[运畜拖车]中的人已经挤到爆了。当时已经大约有五六十个人,但是还在不停往里塞人,最后大概又塞进来二三十人,那种拖车只有美国火车拖车的三分之一,美国拖车大约能装下 120 或 140 人。没有人来得及道别,同一拖车中的家人四散分离,他们绝望地拍打车厢的门,但很显然无济于事。而车外面的人,得将带刺的铁丝网罩在拖车顶部外的细缝处。我们的噩梦就从这些托运牲口或粮食的车厢中开始了。在车厢中的时间越长,情况就变得越糟。人们试图找到些许空地,好让年老的人坐下来。但没有地方能坐下来,因为一旦你坐下来,就无法站起来,因为我们是被硬塞进来的,这情形就像挤在一个沙丁鱼罐头里。实际上,行程经历了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总共三个晚上和大约三个白天。因为在隔都时,我们已经用光了从家里成功带出的大多数物品,所以,一旦有吃的,我们就得和别人分享这些吃的。但我们很快明白,这不并只是几个小时的旅行那么简单。人们得憋着尿,稍不留神就有尿到别人身上的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开始有人在车厢里方便了,车厢里的气味越来越糟。


标签


  •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Collection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分享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Crown and Goodman Family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