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故事

Benjamin (Ben) Meed

Ben 出生于犹太教家庭,家中共有四个孩子。1939 年 9 月 1 日,德国入侵波兰。在德国人占领华沙之后,Ben 决定逃往苏联占领的波兰东部地区。但不久之后他便决定返回家中,后来又住进华沙隔都。Ben 被指派去传达隔都外的详细情况,并负责帮助人们逃出隔都,其中的一名犹太战斗组织 (ZOB) 成员 Vladka (Fagele) Peltel 后来成为他的妻子。后来,他在隔都外面躲藏起来,并获得了非犹太裔波兰人身份。1943 年华沙隔都起义期间,Ben 与其他地下组织成员共同营救隔都的战士,通过下水道将他们带出隔都,并将他们藏在华沙的“雅利安人”居住区。在“雅利安人”区,Ben 目睹了起义期间华沙隔都内熊熊燃烧的大火。起义之后,Ben 以非犹太人身份逃出了华沙。解放后,他与父亲、母亲和妹妹团聚。

谈话全文

华沙的天空完全变成了红色。彻底地成为红色。但是大火完全集中在整个隔都周围,映得整个华沙城亮如白昼。下一周就要到棕枝全日 (Palm Sunday) 了。我不能再和父母呆在藏身之处。棕枝全日那天我离开藏身之处去了 Plac Krasinski,那里有一座很古老的教堂,当时我感觉这座教堂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去了教堂参加弥撒,听牧师诵经。人们在街道中无言地战斗着,很多人死去,大火四处蔓延。我像虔诚的基督徒一样聆听布道。当时在波兰有一个传统,每当宗教仪式过后,牧师都会走到教堂前面向教区致意...每个国家的人们可能对此都很熟悉了,但在波兰这是一个传统。他向所有波兰人民致意,街道对面的游乐场里有一架旋转木马伴随着音乐在转动着,衣着光鲜的人们带孩子来坐旋转木马。那天是星期天,棕枝全日。音乐依旧在演奏,我就站在人群中注视着街区的另一头,注视着正在燃烧的隔都。不时有人尖叫,“快看,快看,有人从屋顶跳下来了。”其他人会议论道:“犹太人都快被烤焦了。”这只是许多类似话语中的一句而已。但我从未听到过同情的声音。也许有人的看法和这些人不同,但我从没听到过。我的心都要碎了,无助的站在那里,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能抗议,甚至都不能表露出自己的愤怒。有时,我觉得自己一定要些什么,甚至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但我最终什么都没做。我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默默地承受伤痛。但那一幕却是我终生也难以忘怀。


  •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Collection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分享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Crown and Goodman Family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