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故事

约翰•多利波瓦(John Dolibois)

1931年,13 岁的约翰•多利波瓦移民到美国。大学毕业之后,多利波瓦加入了美军第 16 装甲师。由于会讲德语,他开始参与军事情报工作。在二战即将结束时,他返回欧洲执行这项工作。多利波瓦对包括纳粹领导人在内的德国战俘进行审问,为战后对战犯的审判作准备。随后他被任命为美国驻卢森堡大使,这也是他的出生地。

谈话全文

早在五月份我们就开始审问这些人,当时没人知道会举行审判。我们知道有什么事将要发生,但是在作出决定之前,还需要更多信息。这就是卢森堡的看守所“阿什坎”(“Ashcan”)的职能。收集信息,协助起诉人员编制起诉案卷,这些起诉人员就像是一个大陪审团,“是的,有人犯下了罪行。” 然后就这项罪行对这个人进行审判。工作大致如此。我们是人称“大陪审团”的战争罪行调查委员会的调查员。就我个人而言,除了进行这些审问,我还会到处转转,收集小道消息,帮他们一些小忙。比如有人鞋带断了,我就给他们一根新的。都是些简单的小事。像给一点牙膏。如果他们有问题,比如牙疼,我就安排牙医给他们诊治。就这样他们开始和我交谈。他们从不,也不能说从不,是极少谈论自己,例如“我做了这个,我做了那个,或者我知道集中营的事情。” 但是他们会说,“哦,达豪,是的,是有那么个地方。” 多问问,就知道他参与过那件事。这种线索可以帮助我们进行审问。我们在卢森堡的工作主要是了解这些犯人,他们的特质和性格,这些有助于起诉人员制定审问他们的方案。还有历史方面的目的。我们有很多战争史部门委员会和历史学家,他们希望能询问这些犯人。很多时候,我们会请胡佛研究所的教授或是其他研究战争史某个特殊领域的智囊前来,由我们代表他们进行询问。他们会旁听,但是他们不会说德语,所以我们会询问犯人,得到他们进行历史研究所需要的信息... 记者:您如何解释这样的会谈?约翰:我们会实话实说,这个人是位历史学家,他正在编写历史资料,关于德国指挥官使用的坦克,隆美尔在非洲采用的战术,古德里安的坦克战等。他们通常就会和盘托出。


  •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