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故事

Sam Spiegel

1942 年,Sam 被迫迁往家乡的隔都,在一家兵工厂服苦役。1944 年,他被送到奥斯威辛,然后被迫到一家机车厂服苦役。纳粹撤离奥斯威辛后,经过 8 天的死亡跋涉他生存下来。1945 年 1 月,他被苏军解救。此后他住在德国的流离失所者营地,为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工作。1947 年,他移居美国。

谈话全文

我们早上的食物。每天早上,我们必须 4 点钟就起床,然后站到外面等候清点,他们将这叫做“集合清点”(Appell),如果有一个没到,我们就必须等,直到找到那人为止。无论严寒还是暴雨都是如此。有人在夜里死去,或者出于其他原因没有出来,我们就不得不在那里等着。如果不点名,我们就不能去劳动,直到每一样东西都点齐为止。从集中营到工厂大约要走 4、5 英里的路。我们出大门时放起音乐,夜里回来时也会放音乐。我们每人都会得到一小片面包。大约每 6 人得到一磅面包。那面包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有时会吃到稻草,简直难以下咽,但我们必须吃点什么才能活下去。我们也得到一点类似茶的东西。他们说这是一种特制的茶,我们也只能喝一丁点。中午我们得到一点儿汤,几乎全是水。晚上回到集中营,我们还会得到一点儿汤或一小片儿面包。这就是我们一整天的食物。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这网页也提供在下列语言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Crown and Goodman Family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