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故事

Steven Springfield

德国人在 1941 年占领了里加,并将犹太人限制在隔都。1941 年末,大约 28,000 名犹太人区的犹太人,在里加附近的 Rumbula 森林被杀害。由于是能够干活的劳力,Steven 和哥哥被送到一座小隔都。1943 年,Steven 被驱逐到凯撒沃尔德 (Kaiserwald) 集中营,再被送到附近的劳动营。1944 年,他又被转送到施图特霍夫 (Stutthof) 集中营,被强迫在造船厂劳动。1945 年,Steven 和哥哥在“死亡行军”中存活下来,并被苏联军队解救。

谈话全文

当我们到达但泽,听说自己要被送往施图特霍夫,我们彻底绝望了,因为那是有名的最可怕的集中营之一。那里没有食物,只有很多残忍行径、很多杀戮,几乎没有人活着走出施图特霍夫,后来我们三个人,我哥哥、我父亲和我到了施图特霍夫集中营,在那儿待了几周。施图特霍夫集中营的环境之艰苦难以言表。人们纷纷死于饥饿,早上醒来时,躺在旁边的人可能已经死了,死时瘦骨嶙峋。后来战争局势扭转,集中营的环境比以往更加恶劣,那时德国人将他们的怒气全发泄在剩下的犹太人身上,因为他们很清楚,那时他们已经输掉了这场战争。我们到达施图特霍夫集中营几周后,有一天德国人命令我们全排好队,一名德国军官说,他们要找自愿去但泽一家德国造船厂工作的人,这家造船厂叫 Schichau-Werft。哥哥、我和父亲都报名了,但是当我父亲走过来加入我们时,德国军官注意到,他的身体并不合格,父亲年轻时得过猩红热,一条腿跛了。他一发现这点,就立即说:“你不能去,退回去。”。哥哥和我开始恳求,“他是我们的父亲。我们得一起走。”就为了故意刁难我们,他说:“你们走,他留在这儿。”无论我们怎么央求,怎么恳求和哭泣,都无济于事。我们被踢打,最终还是被迫离开父亲。哥哥和我都明白,如果父亲留在施图特霍夫,他注定会死。我们把他留在那儿,也心如刀割,因为我们知道,这会是和他的永别。但我们被逼着这么做,这就是我们离开施图特霍夫集中营的经过。


  •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Collection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这网页也提供在下列语言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Crown and Goodman Family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