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故事

Edward Adler

Edward 出生在汉堡的一个犹太家庭。1935 年,德国颁布了纽伦堡法案,禁止德国的非犹太人和犹太人结婚或有两性关系。Edward 当时大约二十五六岁。因为与一位非犹太女孩约会,Edward 遭到逮捕。他被定为惯犯,随后被驱逐到柏林附近的萨克森豪森 (Sachsenhausen) 集中营。他在集中营的建筑工程中从事繁重的劳动。在他被捕前不久,Edward 结了婚,他的妻子安排了他们从德国移民的计划。1938 年 9 月,Edward 被释放,并离开德国。他前往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投靠亲戚,后来移居美国。

谈话全文

6 月 14 日,我们和朋友们参加了一次生日聚会,所以我们回家的时候可能快到半夜了。早上四点,我们听见门
砰地响了一声,我还以为,那是我们的朋友跑回来继续庆祝。我说道,“快回家吧,已经庆祝够了。要知道,现在可是凌晨四点啊,我们明天还得上班。”但敲门声并没停,我只好去开门,两个穿着便衣的男人举着枪冲到了屋里,冲我喊道:“你被捕了。”“被
捕?什么罪名?我什么也没做啊。”他们没有问我任何问题。大概当时,他们并没有粗暴地把我们押走。所以我穿上衣服后,他们把我们带到了住所隔壁的警察局。他们把我带到一个房间,大概和这个房间一样大。屋里大概有两三百人,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被抓来这里?”“我不知道,我什么也没做。”我们都是
一头雾水。当时我们绝对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们被逮捕了。大约在早上七点或六点,他们把我们都拉上卡车,把我们带到位于富尔斯布特 (Fuhlsbuettel) 的一个偏僻的火车站。这个地方是汉堡的郊区。有一个警察看守着卡车,哦,那些都是冲锋队的车辆,而不是真正的警车,私人警察和这件事一点关系也没有。卡车前面有一辆小汽车带路,卡车后面也跟着一辆小汽车,每辆车的两侧都有警犬。可笑的是,他们想确保任何人都不会走丢。他们把我们带到火车站,并押上车,押送我们的是普通火车,不是货车车厢,后来我们不是在货车车厢,而是在普通火车上,然后我们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我们不知道到哪儿了,
我们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你能想象那种焦虑的感觉,一些年龄大的人,那时我还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但其中有一些年龄大的人,他们开始哭喊:我们不知道,我们做错了什么?当我们到达柏林,他们再次把我们押上卡车……不,事情好像不是这样。我们到了一个叫奥拉宁堡的镇子,那地方位于柏林的郊区。但到底离柏林有多远,我也不知道。火车停下来,他们把所有
人推下火车,然后我们排好队,开始向集中营走去。


标签


  •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Collection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分享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Crown and Goodman Family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