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故事

Sam Itzkowitz

1939 年 9 月,德国入侵波兰。当德军占领马库夫 (Makow) 时,Sam 逃到了苏联境内。当他又返回马库夫寻找食物时,却被困在了隔都。1942 年,他被驱逐到奥斯威辛。1944 年随着苏军的前进,Sam 和其他囚犯被运到德国的集中营。1945 年初,他和狱友们踏上了“死亡行军”。在一次轰炸中,他逃了出来,随后被美军解放。

谈话全文

坦克部队的后面部分慢了下来,他们看到我走出树林,以为我是德国人,因此,他们停下来并把我作为一名战俘带上了车。但当他们看到我身上穿的衣服,并在随后看到我所处的情况时...我不想重复他说的话。他开始诅咒...(笑声)。他骂道,“该死…”。就是军人的那种咒骂方式。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巧克力递给我。巧克力真的非常硬,是半甜口味的。但它营养丰富。我用力地咬这块巧克力。恨不得整个吞进去。但当时连巧克力也咬不动,只能一点点地舔着吃。他就站在那里,看着我,一直看着,后来递给我一包香烟。我不吸烟,因此把烟装进口袋。随后,他又打开一些斯帕姆午餐肉 [罐装肉] 并给我盛满,此刻,我就像是进入玩具店里的小孩一样。他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医生”。他正在试着告诉我,他要给我找个医生。果然,大约十分钟后,他带着一个不知是医生还是实习医师或者其他什么的人来了。那个所谓的医生看了看我,然后发出了一个指示。他们带来一个担架,把我放上去,带进了一个野外诊所。我猜想是一位犹太医生在那里。他看了看我,开始对我实施治疗。首先,他没有给我吃任何东西。仅给我茶和带着一点脱脂牛奶的谷粉类食物,我饥饿难耐,简直能吞下一匹马。他一直对我说道:“放松,放松,一切都过去了。”我心里思忖:“你在这里倒是轻松,不会想杀了我吧。希特勒都没能干掉我,却落在你的手里。”但逐步地,大概每隔两个小时,他会增加一些我的食物摄取量。后来,我才意识到他的做法完全正确。我还是很饿,第二天和第三天,我几乎一直在吃东西,无法停止。他坐在那里,看着我风卷残云般地吃掉他放在桌子上的所有东西:土豆、熏肉、香肠。这样子四天之后,我才放开肚子尽情吃个饱。


  • Jewish Community Federation of Richmond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分享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Crown and Goodman Family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