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ws carrying their possessions during deportation to the Chelmno killing center. [LCID: 10047]

向屠杀中心遣送

纳粹政权利用铁路运输作为二战期间强制重新划分东欧民族构成的方式之一。1941 年,纳粹领导层决定实施“最终解决”计划,对欧洲犹太人进行有组织的大规模屠杀。德国当局利用横贯欧洲的铁路系统,将犹太人从他们的家乡运输或是遣送到(主要是)东欧。开始有组织地在专门建造的屠杀中心杀害犹太人之后,德国官员即用火车将犹太人遣送到这些设施,当火车不够用或是距离较短时,则改用卡车或是徒步方式。

官员协调大规模火车运输

1942 年 1 月 20 日,在柏林附近举行的万湖会议上,党卫军、纳粹党和德国政府官员会面协调将欧洲犹太人遣送至已经开始运作或是正在德占波兰建设的屠杀中心(也称为“灭绝营”)的事宜。这次会议的与会者预计“最终解决”计划涉及到遣送和屠杀 1,100 万犹太人,包括德国控制范围以外国家(例如爱尔兰、瑞典、土耳其和英国)的犹太居民。

这种规模的遣送要求多个德国政府部门的协作,包括帝国安全总局 (Reichssicherheitshauptamt, RSHA)、治安警察总局、交通部和外交部。遣送由帝国安全总局或地方党卫军和警察部队领导人进行协调,往往也由他们指挥。治安警察部队经常会同占领区本地党羽或帮凶围捕犹太人,将他们遣送至屠杀中心。交通部与党卫军中校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指挥的帝国安全总局第四处(RSHA IV B 4)共同协调列车运行时间。外交部则与德国的轴心国伙伴协商将他们的犹太公民移交给德国。

德国企图掩饰他们的真正意图。他们设法将遣送粉饰成将劳动集中营犹太人“重新安置”到“东部”。而现实中“东部”“重新安置”成为了运送到屠杀中心进行大屠杀的委婉说法。

火车车厢内

德国铁路官员使用货运和客运车厢进行运送。途中,德国当局一般不为被遣送者提供食物和水,即使他们必须要在铁路支线上等候数天以便让其他火车通过。他们挤在密封的货厢中,因为人满为患而饱受煎熬,夏季要忍受酷暑,冬季要忍受严寒。除了一个桶之外,没有任何卫生设施。屎尿的恶臭让被遣送者所受的屈辱和苦难雪上加霜。由于缺乏食物和水,很多被遣送者在火车到达目的地之前就已死去。全副武装的警察护卫一路押运,他们奉命射杀任何试图逃跑的人。

1941 年 12 月到 1942 年 7 月之间,党卫军和警察部队在德占波兰建立了五个屠杀中心:海乌姆诺、贝乌热茨、索比堡及特雷布林卡二号营(特雷布林卡一号营是犹太人强制劳动集中营)和奥斯威辛-比克瑙,又称奥斯威辛二号营。“总督辖区”(不直接归附德国,隶属于德国东普鲁士或并入德占苏联的德占波兰)卢布林区的党卫军和警察机构根据“莱茵哈德计划”的框架,管理和协调向贝乌热茨、索比堡和特雷布林卡进行的遣送。

受害者

贝乌热茨集中营的受害者主要是来自波兰南部和东南部的犹太人,但也包括 1941 年 10 月到 1942 年夏末从所谓大德意志帝国(德国、奥地利、苏台德地区以及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保护区)遣送到卢布林区的犹太人。遣送到索比堡的犹太人大多数来自卢布林区,此外德国当局还于 1943 年春夏将法国和荷兰犹太人运送到索比堡,并于 1943 年夏末将一小群白俄罗斯和立陶宛隔都的苏联犹太人运送到索比堡。德国官员将“普通政府”华沙和拉多姆地区以及比亚韦斯托克行政区的犹太人运送至特雷布林卡 2 号营,在这里他们被党卫军和警察部队杀害。德国当局于 1942 年 1 月到 1943 年春,后来又于 1944 年夏初将罗兹隔都的大部分犹太居民以及幸存的罗姆人和辛提人(吉普赛人)遣送至海乌姆诺。

1943 年和 1944 年,奥斯威辛-比克瑙屠杀中心在德国杀害欧洲犹太人的计划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从 1943 年冬末开始,火车定期抵达奥斯威辛-比克瑙,载着来自几乎每个德占欧洲国家的犹太人 — 从北方的挪威到南部远离土耳其海岸的希腊罗德岛,从西部的法国比利牛斯山脉到德占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的最东端。另一个位于卢布林区附近的集中营名为马伊达内克,这里是用毒气和其他方法成群杀害犹太人和非犹太囚犯的基地。

德军在这五个屠杀中心杀害了近三百万名犹太人。

西欧和北欧

德国官员和本地帮凶通过法国德朗西、荷兰韦斯特博克和比利时马林等临时难民营遣送西欧犹太人。在从法国遣送出的大约 75,000 名犹太人中,超过 65,000 名从德朗西被遣送到奥斯威辛-比克瑙,大约 2,000 名被遣送到索比堡。德军从荷兰遣送了超过 100,000 名犹太人,几乎全部通过韦斯特博克:大约 60,000 名遣送至奥斯威辛,超过 34,000 名遣送至索比堡。1942 年 8 月到 1944 年 7 月间,28 列火车将 25,000 余名犹太人从比利时经马林遣送至奥斯威辛-比克瑙。

1942 年秋,德军抓捕了大约 770 名挪威犹太人,用船只和火车将他们遣送至奥斯威辛。1943 年 9 月一次遣送荷兰犹太人的行动宣告失败,当时丹麦抵抗军在收到围捕警报后,协助大批丹麦犹太人逃亡到中立的瑞典。

南欧

德军从希腊、意大利和克罗地亚遣送犹太人。1943 年 3 月到 8 月之间,党卫军和警察部队将希腊北部萨洛尼卡超过 40,000 名犹太人遣送至奥斯威辛-比克瑙,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甫一抵达就被集中营工作人员用毒气室杀害。1943 年 9 月德军占领意大利北部之后遣送了大约 8,000 名犹太人,大多数遣送至奥斯威辛-比克瑙。根据与克罗地亚轴心国伙伴的协议,德国官员拘押了大约 7,000 名克罗地亚犹太人并将他们遣送至奥斯威辛-比克瑙。

保加利亚宪兵和军事部队围捕并通过斯科普里的一处临时难民营遣送了保加利亚占马其顿的大约 7,000 名犹太居民,该地区之前是南斯拉夫的一部分。保加利亚当局将大约 4,000 名居住在保加利亚占色雷斯的犹太人集中到保加利亚的两处集合点,然后将他们移交给德国。保加利亚总共将超过 11,000 名犹太人遣送至德占区。德国当局将这些犹太人遣送至特雷布林卡 2 号营,在毒气室将他们杀害。

中欧

德国当局从 1941 年 10 月开始遣送“大德意志帝国”的犹太人,这时屠杀中心的建设还处于规划阶段。1941 年 10 月 15 日至 1941 年 11 月 4 日之间,德国当局将 20,000 名犹太人遣送至罗兹犹太人区。1941 年 11 月 8 日到 1942 年 10 月之间,德国当局将大约 49,000 名犹太人从“大德意志帝国”遣送至里加、明斯克、科夫诺和拉西库,均位于“帝国东方辖区”(德占白俄罗斯、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绝大部分被遣送者一抵达“帝国东方辖区”,就被党卫军和警察部队射杀。1942 年 3 月 到 10 月之间,德国当局将另外大约 63,000 名德国、奥地利和捷克犹太人遣送至华沙隔都和卢布林区的几个地点,包括克拉斯内斯塔夫和伊斯贝卡的临时犹太难民营和索比堡屠杀中心。罗兹和华沙隔都的德国犹太居民后来与波兰犹太人一同遣送到切海乌姆诺、特雷布林卡二号营,1944 年又被遣送至奥斯威辛-比克瑙。

第一批从“大德意志帝国”直接遣送至奥斯威辛的犹太人于 1942 年 7 月 18 日抵达,他们来自维也纳。从 1942 年 10 月末到 1945 年 1 月,德国当局将“大德意志帝国”剩余的超过 71,000 名犹太人遣送至奥斯威辛-比克瑙。德军将德国、奥地利、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保护区及西欧的年老或知名犹太人遣送至特莱西恩施塔特隔都,该地也是进一步向东部遣送的临时难民营,通常都是遣送到奥斯威辛-比克瑙。

1944 年 5 月到 7 月间,匈牙利宪兵与德国保安警察部队合作从匈牙利遣送了近 440,000 名犹太人。他们之中大多数都被送至奥斯威辛-比克瑙。在斯洛伐克当局的合作下,德军将超过 50,000 名斯洛伐克犹太人遣送至奥斯威辛-比克瑙和马伊达内克集中营。在比克瑙用毒气室杀害的第一批就是斯洛伐克犹太人。1944 年秋斯洛伐克起义期间,德国党卫军和警察部队将 10,000 名斯洛伐克犹太人遣送至奥斯威辛-比克瑙。这次遣送是最后一次大批遣送到屠杀中心。

1942 年 3 月到 1943 年 11 月之间,党卫军和警察部队将大约 1,526,000 名犹太人(多数是用火车)遣送至“莱茵哈德计划”的屠杀中心:贝乌热茨、索比堡和特雷布林卡。1941 年 12 月 8 日至 1943 年 3 月之间和 1944 年 6 月至 7 月间,党卫军和警察部队利用火车、卡车和徒步方式,将大约 156,000 名犹太人和几千名罗姆人和辛提人遣送至切莫诺屠杀中心。1942 年 3 月到 1944 年 12 月之间,德国当局将大约 110 万犹太人和 23,000 罗姆人和辛提人遣送至奥斯威辛-比克瑙,绝大多数是通过铁路。“莱茵哈德计划”屠杀中心只有不到 500 人幸存。运送到切姆诺的犹太人中只有极少数幸存。遣送到奥斯威辛-比克瑙的犹太人中,可能有 100,000 名因在抵达后被选为强制劳工而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