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icipants in the July 1944 plot to assassinate Hitler and members of the "Kreisau Circle" resistance group on trial before the ... [LCID: 03641]

德国国内的抵抗运动

即使在德国,也有许多个人和团体在极力抵抗纳粹,尽管很有可能被告密者出卖给警察。社会党人、共产党人、工会会员和其他地下组织纷纷撰写、印刷并分发反纳粹文学作品。许多反抗者被逮捕并关进集中营。

战争期间,刺杀希特勒的行动此起彼伏。1943 年初苏军在斯大林格勒取得重要胜利后,德军的形势看上去正在逆转。几名德国军官在1944年策划并执行了一次几近成功的暗杀行动,但希特勒从炸弹爆炸中生还,只是轻微受伤。参与谋划的四名领导者被立即枪决。不久后,另外 200 人也因被判参与此次密谋而遭处死。

在反对希特勒独裁的德国人中,很少有人公开就纳粹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政策提出异议。1942 年 6 月,24 岁的慕尼黑大学医学生汉斯·绍尔 (Hans Scholl) 和他 22 岁的妹妹苏菲 (Sophie) 以及 24 岁的克里斯多夫·普罗布斯特 (Christoph Probst) 共同组织了“白玫瑰”运动。虽然无法得知“白玫瑰”一名的准确来源,但在邪恶的面前,它显然象征着纯洁和无邪。汉斯、苏菲和克里斯多夫表达了受过教育的德国人对纳粹政策的看法。他们分发反纳粹传单,在大学的墙上粉刷类似“自由!”和“希特勒下台!”等口号。1943 年 2 月,汉斯和苏菲·绍尔在发传单时被捕。四天后,兄妹二人与他们的朋友克里斯多夫一起被处决。汉斯临刑之时高呼“自由万岁!”

关键日期

1942 年 12 月 22 日
柏林处决“红色管弦乐队”间谍

阿尔维德·哈纳克(Arvid Harnack)被以叛国罪在柏林处决。Harnack 是苏联庞大间谍网络的领导人物,盖世太保(国家秘密警察)称该组织为“红色管弦乐队”。“红色管弦乐队”在比利时、荷兰、法国和纳粹德国内部活动。哈纳克是德国国内活动小组的领导人物,负责窃取德国经济计划。他希望通过帮助苏联战胜德国来结束阿道夫·希特勒的专政。早在 1936 年,哈纳克就开始给苏联传送有关纳粹德国军备生产的秘密消息。战争期间,哈纳克将为苏联效力的间谍活动与破坏活动及其他反对希特勒的行动结合在一起。1942 年,盖世太保开始监视哈纳克。他随之被逮捕、严刑拷打并被判处死刑。哈纳克被吊死并挂在铁钩上。间谍网络其余的大多数领导人也被逮捕并残酷地杀害。

1943 年 2 月 22 日
慕尼黑处决汉斯和苏菲·绍尔

汉斯·绍尔 (Hans Scholl)和苏菲·绍尔 (Sophie Scholl) 兄妹在慕尼黑被处决。他们都是慕尼黑大学的学生,在 1942 年建立了“白玫瑰”反纳粹组织。他们编写并分发反对第三帝国的传单。1943 年 2 月 18 日,绍尔兄妹在慕尼黑大学门厅散发的最后一份“白玫瑰”传单激起了轩然大波。传单宣称“清算的日子到来了,德国年轻人将清算我们的人民至今所遭受的最令人发指的暴政。”他们被大楼管理员揭发给盖世太保(国家秘密警察),并与其他四人一起被逮捕。他们被带上人民法庭,苏菲和汉斯被控犯有叛国罪并被斩首。

1944 年 7 月 20 日
希特勒东线总部发生炸弹爆炸

1943 年苏军在斯大林格勒胜利后,战局发生了逆转,德国军界对阿道夫·希特勒的不满持续增加。几名高级军官策划了反对希特勒的政变。德国国防军总参谋部的副官,陆军上校克劳斯·冯·施陶芬贝格 (Claus von Stauffenberg),在德国东部拉斯登堡 (Rastenburg) 的希特勒总部将装有炸弹的公文包放在希特勒身边。希特勒正在听取东部前线战局的简报,这时,威力十足的炸弹爆炸了,掀塌了水泥屋顶。施陶芬贝格在放置炸弹后找借口离开了房间,看到爆炸发生后他立即返回柏林,报告希特勒的死讯。然而,会议室中厚重的会议桌挡住了爆炸的部分威力,让希特勒逃过一劫。他只受到轻度烧伤,震坏了鼓膜,右臂局部麻痹。施陶芬贝格被逮捕并枪决。暗杀行动的其他参与者也被逮捕、拷问,在判处叛国罪后被残忍地处死。他们被吊死并挂在铁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