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华沙隔都起义期间,德国士兵对一小拨抵抗军进行炮击。拍摄地点:波兰华沙,拍摄时间:1943 年 4 月 19 日到 5 月 16 日。</p>

华沙隔都起义

有关此照片的更多信息

1942 年 7 月 22 日到 9 月 12 日间,德国当局在华沙隔都遣送或杀害了大约 300,000 万名犹太人。党卫军和警察部队将 265,000 名犹太人遣送至特雷布林卡屠杀中心,11,580 名遣送至强制劳动集中营。在遣送过程中,德军及其党羽在华沙隔都杀害了超过 10,000 名犹太人。德国当局仅允许 35,000 名犹太人留在隔都,而超过 20,000 名犹太人仍藏匿在隔都。由于华沙隔都至少有 55,000-60,000 名犹太人,遣送看起来无可避免。

作为对遣送的回应,1942 年 7 月 28 日,几个犹太地下组织建立了名为犹太战斗组织 (Zydowska Organizacja Bojowa; ZOB) 的武装自卫部队。ZOB 成立时的规模粗略估计有大约 200 名成员。修正主义党派(被称为贝塔 (Betar) 的右翼犹太复国主义者)成立了另一个抵抗组织犹太军事联盟 (Zydowski Zwiazek Wojskowy; ZZW)。尽管开始时 ZOB 和 ZZW 之间关系有些紧张,这两个群体还是决定携手对抗德国企图毁灭犹太人区的企图。起义时,ZOB 的队伍有大约 500 名战士,ZZW 则有大约 250 名。虽然 1942 年夏天与波兰抵抗军(Armia Krajowa,波兰自卫队)建立联络的努力未能取得成功,但 ZOB 在 10 月与自卫队建立了联络,从自卫队联系人那里取得了少量武器,主要是手枪和炸药。

按照党卫军首领海因里希•希姆莱(Heinrich Himmler)于 1942 年 10 月下达的清洗华沙隔都并将有劳动能力的居民遣送至总督辖区卢布林地区强制劳动集中营的命令,德国党卫军和警察部队从 1943 年 1 月 18 日起试图继续对华沙的犹太人进行大规模遣送。一群持有手枪的犹太战士混入了一队被强制前往中转营(Umschlagplatz)的犹太人中间,在看到事先约定好的信号后,离开队伍,与押送他们的德国部队展开战斗。这些犹太战士多数战死,但是这次攻击成功分散了德军的注意力,让中转营排队的犹太人有机会分散逃离。在抓住要遣送的 5,000-6,500 名犹太人区居民之后,德军于 1 月 21 日暂停了进一步遣送。隔都成员认为抵抗可能已经中止了遣送行动,在表面上成功的鼓舞之下,他们开始建造地下掩体和庇护所,准备在德军尝试对隔都废墟的所有剩余犹太人进行最终遣送时发动起义。

1943 年 4 月 19 日逾越节前夕,德国军队打算开始清洗华沙隔都的行动。这天清晨,当党卫军和警察部队进入隔都时,街道上空无一人。几乎所有隔都居民都已进入藏身处或是掩体。遣送行动的继续成为犹太人区武装起义的导火索。

ZOB 指挥官摩德凯•阿涅莱维奇(Mordecai Anielewicz)命令华沙隔都的犹太战士发动起义。在战斗的第一天,配备手枪、手榴弹(其中许多为自制)和一些自动武器和步枪的 ZOB 战士们震慑了德军及其党羽,迫使德军部队撤出犹太人区围墙之外。据德国指挥官党卫军将军于尔根•斯特鲁普(Jürgen Stroop)报告,在第一次攻击隔都期间因死伤损失 12 人。在起义的第三天,斯特鲁普的党卫军和警察部队开始逐间建筑地夷平隔都,迫使剩余犹太人离开藏身处。犹太抵抗军战士从掩体发起了零星的袭击,但德军有系统地将隔都化为一片瓦砾。德军部队在对位于米拉(Mila)大街 18 号的 ZOB 指挥掩体发起的攻击中杀害了阿涅莱维奇及他的战友,并于 5 月 8 日占领该处。

尽管起义开始后数天有组织的军事抵抗就被德军部队瓦解,但个人和小团体面对德军的躲藏或作战持续了大约一个月。

为了宣布德军的胜利,斯特鲁普于 1943 年 5 月 16 日下令炸毁了特罗玛茨基(Tlomacki)大街上的犹太会堂。犹太人区成为一片废墟。据斯特鲁普报告,他共逮捕了 56,065 名犹太人,摧毁了 631 处掩体。据他估计,他的部队在起义期间杀害了多达 7,000 名犹太人。德国当局将大约 7,000 名华沙犹太人遣送至特雷布林卡屠杀中心,几乎所有人都在抵达后马上送至毒气室杀害。德军将剩下的几乎所有犹太人,大约 42,000 名,遣送至卢布林/马伊达内克集中营以及波尼亚托瓦、特拉维尼基、布森和克拉斯尼克强制劳动集中营。之后除了布森和克拉斯尼克的数千名强制劳工,德国党卫队和警察部队在 1943 年 11 月的“收获节行动”(Unternehmen Erntefest) 期间杀害了几乎所有被遣送至卢布林/马伊达内克、波尼亚托瓦和特拉维尼基的华沙犹太人。

德军原计划在三天内清洗华沙隔都,但隔都的战士们坚守了一个多月。即使是在 1943 年 5 月 16 日起义结束后,仍有个别犹太人躲藏在隔都的废墟中,继续攻击德军及其党羽的巡逻队。华沙隔都起义是规模最大也是意义最为重大的一次犹太人起义,是欧洲德占区第一次在城市发生的起义。华沙的抵抗激励了其他隔都(如比亚韦斯托克和明斯克)和屠杀中心(特雷布林卡和索比堡)相继起义。

如今,许多缅怀大屠杀受害者和幸存者的纪念日都与华沙隔都起义的日期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