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故事

Agnes Mandl Adachi

1939 年,Agnes 正在瑞士学习法语。1940 年回到布达佩斯。德国 1944 年占领匈牙利之后,Agnes 受到了瑞典大使馆的庇护。从那时起,她开始协助瑞典外交官 Raoul Wallenberg 努力解救布达佩斯的犹太人,包括发放保护通行证 (Schutzpaesse)。当苏联人攻入布达佩斯后,Agnes 决定前往罗马尼亚。战后,她到过瑞典和澳大利亚,后来移居美国。

谈话全文

布达佩斯由两部分组成,中间是所谓的蓝色多瑙河,但对我来说,以前才能称之为蓝色多瑙河,现在它成了红色多瑙河。匈牙利纳粹把人们带到那里,三个人捆在一起,射杀中间的一个,以使三个人能全部跌进河里。如果他们看见河里有任何动静,他们会再次射击以赶尽杀绝。但很多人还是不知通过什么方式自己逃了出来。这是一个非常寒冷的冬天,多瑙河结着很厚的冰。没有月亮与星星,有的只是寒冷与黑暗,Raoul 在第三晚回家了。并且第一次向我们问道:“你们有多少人会游泳?”以前他仅询问男士和红十字会人员。我立刻举手插嘴道:“我在学校的游泳成绩最好。”他发布命令:“我们出发。”我穿的像一只泰迪熊,还戴着帽子和手套。当我们来到河的另一边时,匈牙利纳粹甚至没有听到我们到来的声音,因为他们忙于捆绑和射杀。我们站在左边,车里配有医生和护士,并有人站在岸边拉我们上去。我们四个人(三名男士和我)跳进河里行动起来,由于有冰柱,我们把绳子系在冰柱上面,开始救人,但仅仅救出 50 人,就因浑身过于冰冷坚持不下去了。但如果没有 Raoul Wallenberg,我们甚至一个人都救不了。


标签


  •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Collection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