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故事

Benjamin (Beryl) Ferencz

Ben 出生在罗马尼亚特兰西瓦尼亚喀尔巴阡山脉的一个小村庄。当他还是婴儿时,全家便移居到了美国。后来他进入哈佛大学学习刑法。1943 年,Ben 从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之后他加入了美国防空炮营接受训练,为同盟国进入西欧做准备。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争末期,Ben 被调至美军的战争犯罪调查部门,负责收集被指控的纳粹战犯的罪证,并对其进行逮捕。在纽伦堡后续审判的特别行动队案件中,他最终成为美国首席检察官。

谈话全文

通常,早期调查就是,我们要获取一份报告。例如,在美国飞行员和伞兵中,都有谁落到地面后被当地平民杀害。我们是从当地一些告密者和其他人那里获取这些报告,报告从军事情报部门下发到战争犯罪机构,之后我要做的就是坐上吉普车去事发地点,通常都是我一个人,或让司机带我去。到达目的地之后首先找最近的官员,可能是市长或是警察局长,我会对他们说:“我们有报告反应曾经在这里发生过战争犯罪行为,您对此是否了解或知情?”他们的回答当然是:“我对此一无所知。”“先坐下写一份宣誓书,把你知道的每件事都详细地写出来,如果你敢说谎那我就毙了你,我希望你把离此 500 码内的所有人都抓来,让他们坐在这里把知道的事都给我写下来。跟他们讲....”我找到了一个会说德语的人,那时我还不会讲德语,我从未学过,当然之后我学会了德语,但在那时我的德语是相当的烂,顶多是讲一点意第绪语,但我还是想尽办法让自己尽量理解以做好工作。我会说:“找既会说英语又会说德语的人过来,你当翻译。你给这些人解释一下...”他们可能带回来 50 或 75 人,“告诉他们坐下来,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写出来。任何隐瞒事实的人都会被枪毙。”他们立正站在那里发抖,然后坐下来开始写。你知道,必须将他们分开。写好之后,我将陈述材料收上来说:“现在给我读一下。”然后他们就开始读,很快他们便读完了,75 份陈述材料中 40 份的内容是相同的。而其他人则说,“我当时不在场,”“我从没听说过任何事,”“那时我刚好在挤牛奶,”等等。但从这 40 份陈述材料中你便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我就可以写,某月某日一架盟军飞机被击落,两名美国飞行员被俘,有人将他们带到镇上而遭到平民的殴打,或将他们带到盖世太保总部,当时有很多这样的事件发生。之后我会去盖世太保总部看看能否抓住这个人,但他们肯定已经逃的无影无踪了,但我还是要获取档案并找出凶手。然后我会想办法找到尸体,把他们挖出来。有时我自己动手挖,有时我会给墓穴登记署打电话让他们给我派一名工作人员,或者临时征召一些德国人来挖,工作完成后我会叫来取像人员和通信兵给尸体拍照,再将尸体洗净以确定他们的身份,然后写一份报告,并将逮捕某某人和某某人的名单下发至所有部队。从那时开始,逮捕和确认战俘的行动正式开始,之后将以战争罪对他们进行审判。总之,我可以独自完成那些调查工作。


标签


  •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Collection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分享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Crown and Goodman Family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