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故事

Benjamin (Beryl) Ferencz

Ben 出生在罗马尼亚特兰西瓦尼亚喀尔巴阡山脉的一个小村庄。当他还是婴儿时,全家便移居到了美国。后来他进入哈佛大学学习刑法。1943 年,Ben 从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之后他加入了美国防空炮营接受训练,为同盟国进入西欧做准备。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争末期,Ben 被调至美军的战争犯罪调查部门,负责收集被指控的纳粹战犯的罪证,并对其进行逮捕。在纽伦堡后续审判的特别行动队案件中,他最终成为美国首席检察官。

谈话全文

我当时接到名为 Telford Taylor 的陆军上校打来的电话,问我能否和他面谈一下。他说:“你看,我就要回纽伦堡了,我以前就在那里,国际军事法庭已经开庭了,Jackson 法官早已展开工作,我们已经开始了紧张的审讯,但我稍后要接手他的职责,我们要准备所有的后续审讯。我将担任负责人,但是还需要一名助手,因为对你有所耳闻,所以希望你能过来帮我。”我问他:“您是怎么听说我的呢?”他说:“我听说你有时候比较特立独行。”我回答道:“那您就说错了。我一直是特立独行的,因为我不会听从那些愚蠢的命令。”我接着说道:“我对您也有所了解,您毕业于哈佛大学,我了解您的背景,我想您是不会向我下达愚蠢的命令的,否则您恐怕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好的人选了。”他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回答道:“好。”我随后给 Marcus( "Mickey" 上校)去的电话里说:“Marcus,我要脱离军队的事务了,我要和 Telford Taylor 干别的事情。”我说到做到,我不求别的什么,只希望按自己的意愿快乐的生活,这次我终于和美军扯平了。事实证明 Telford 是一个出色的律师,他将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案件中,他对案件中的一些德国头目已经研究了数遍,在深入德国人的整个等级关系时,还要了解诸如政府官员、企业家、将军、党卫军人员、医生以及律师,正是借助这些人的阴谋策划,希特勒的狼子野心才得以实现。Telford 的方法是,深入到这些德国社会部门中,以便真正了解其运转方式。这非常令人着迷,而我也极为认真的进行工作,我总是说,“您要我做些什么?”他会反问道:“那么我该从哪里下手?朝哪个方向努力?”我说:“我们需要收集证据。我马上去柏林,在那里可以找到全部证据。”他立刻说道:“那就去柏林,你在那里成立一个办事处。”所以我不得不离开妻子去了柏林。在柏林,我成立了“战争犯罪委员会首长办公室柏林分部”。


  •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Collection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这网页也提供在下列语言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Crown and Goodman Family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