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故事

Charlene Schiff

Charlene 的父母都是当地犹太社团的领导者,整个家庭在社团生活中十分活跃。Charlene 的父亲是利沃夫 (Lvov) 州立大学的哲学教授。1939 年 9 月 1 日,随着德国入侵波兰,二战开始。Charlene 小镇隶属于波兰东部的一部分,根据 1939 年 8 月的德苏互不侵犯条约,波兰东部为苏联所占领。在苏联占领期间,Charlene 一家没有搬迁,其父亲继续教书。1941 年 6 月德军入侵苏联,并攻下了 Charlene 所居住的小镇,之后,便逮捕了她的父亲。Charlene 再也没有见到过父亲。Charlene 及其母亲和姐姐被迫迁往德军在 Horochow 建立的隔都。1942 年,听到德军即将摧毁犹太人区的传闻后,Charlene 和她母亲逃了出去。她姐姐试图藏在另外一个地方,但是之后再也没有听到她的消息。Charlene 和她的母亲藏在河岸边的丛林里,德军过来搜索时,她们就潜到水里,因此没有被发现。她们藏了几天。一天,Charlene 醒来后发现母亲不见了。Charlene 一个人在 Horochow 附近的森林中幸存了下来,后来被苏联军队解救。她最终移居美国。

谈话全文

我是一个孤儿,一个历经了战争的痛苦和暴行的幸存者,我很清楚自己并不是唯一有此经历的人,在战争中没人能够帮助你。如今,战争结束了,难道你不认为我们拥有出去或离开德国的优先权吗?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不得不等待了三年的漫长时间。因为有名额限制。并且总是有名额限制。去美国是有人数限制的。我的...最后我终于到了美国的家,因为我还记得祖母的地址,我仍然,我的意思是说,他们承诺我不会给政府带来负担,即便如此我还是不得不在三年的等待之后才获准进入美国。其间,我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了一张学生签证。我进入海德堡大学学习了大约一年多的时间,这使我能够拿到一张学生签证。我必须承认海德堡大学的人为适应我的水平而放慢了进度。我太久没有接受教育了,我说的是正规教育。战争期间哪有什么正规教育!但我还是参加了一些测试,他们都热情地帮助我,将我看作全日制的学生。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些经历。我很感激他们。但我还是经过了三年的漫长等待才来到美国,我认为用这种方式对待我们是完全错误的。


  •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Collection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分享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Crown and Goodman Family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