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故事

Charlene Schiff

Charlene 的父母都是当地犹太社团的领导者,整个家庭在社团生活中十分活跃。Charlene 的父亲是利沃夫 (Lvov) 州立大学的哲学教授。1939 年 9 月 1 日,随着德国入侵波兰,二战开始。Charlene 小镇隶属于波兰东部的一部分,根据 1939 年 8 月的德苏互不侵犯条约,波兰东部为苏联所占领。在苏联占领期间,Charlene 一家没有搬迁,其父亲继续教书。1941 年 6 月德军入侵苏联,并攻下了 Charlene 所居住的小镇,之后,便逮捕了她的父亲。这一次竟是 Charlene 和她父亲的永别。Charlene 及其母亲和姐姐被迫迁往德军在 Horochow 建立的隔都。1942 年,听到德军即将摧毁隔都的传闻后,Charlene 和她母亲逃了出去。她姐姐试图藏在另外一个地方,但是之后再也没有听到她的消息。Charlene 和她的母亲藏在河岸边的丛林里,德军过来搜索时,她们就潜到水里,因此没有被发现。她们藏了几天。一天,Charlene 醒来后发现母亲不见了。Charlene 一个人在 Horochow 附近的森林中幸存了下来,后来被苏联军队解救。她最终移居美国。

谈话全文

我不知道在森林里,我是怎样度过的,我在好多森林都待过。我不清楚,但是那是很令人惊奇的事情,人在饥肠辘辘、彻底受挫时会十分具有创造力。每每提及以前的种种,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吃过蚯蚓、小虫、以及任何可以放到嘴中的东西。有时我会病的十分厉害。记得有一些野生蘑菇,我知道其中有些是有毒的,但我不确定是哪些。吃完后,我便病了。肚子很难受,但是我依然将那些蘑菇送入口中,因为我需要咀嚼东西。我喝过污水坑中的水、吃雪以及任何可以抓到的东西。有时我会溜入邻近村子中农民的马铃薯窖,因为在冬天这些马铃薯窖比较温暖,是一个很好的藏身之处。但是,那里有各种啮齿动物。我曾吃过生老鼠。从我曾做过的种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事情中可以看出,我是多么渴望能够活下来。我曾吃过人们难以想象的东西。不知为何,我还是活了下来。我不停的问自己原因,但始终未发现答案。但是,我做到了。


  •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Collection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这网页也提供在下列语言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Crown and Goodman Family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