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from the antisemitic German children's book, "Trau Keinem Fuchs..." [LCID: 10640e]

反犹主义

要尝试理解大屠杀这场降临在无数人身上的悲剧,应从反犹主义开始。

历史上,犹太人一直遭受反犹主义的偏见和歧视。自从大约两千年前被罗马人从现在称为以色列的土地上驱逐出去并流落到世界各地之后,作为一个少数民族,他们努力保持自己独特的信仰与文化。犹太人在一些国家受到欢迎,与邻里长期和睦相处。然而,在欧洲社会人们主要信仰基督教,犹太人发现他们越来越孤立,成了局外人。犹太人不承认耶稣是上帝之子,这与基督教的信仰相冲突,许多基督徒认为犹太人拒绝接受耶稣的神性是对其信仰的亵渎。数百年来,教会教导众人称犹太人导致了耶稣之死,而无视当今大多数历史学家所言 - 耶稣是被罗马政府处死的,因罗马官员认为他对其统治构成了政治威胁。随宗教冲突而来的是经济冲突。统治者对犹太人加以限制,不允许他们从事某些工作或拥有土地。

同时,由于早期基督教堂不允许放高利贷,即借钱收取利息,因此犹太人填补了这一不体面的空白,成为基督徒的债主。在较为艰难的时期,犹太人往往成为灾难的替罪羊。例如,中世纪“黑死病”肆虐欧洲,有数千万人死亡,犹太人被当作这场瘟疫的传播者而受到谴责。在 15 世纪的西班牙,犹太人有三种选择:改信基督教、离开该国或被处死。在 19 世纪末的俄国和波兰,政府纵容甚至组织对犹太人居所发动暴力袭击,历史上称为反犹暴动,其间暴徒谋杀犹太人、洗劫他们的住所和商店。

随着 19 世纪政治平等和自由的思想在西欧传播,根据法律犹太人成为与其他人几乎完全平等的市民。但同时反犹主义也以新的形式显现。欧洲的领导者想在非洲和亚洲建立殖民地,他们试图证明白人比其他人种优越,白人必须得到优先发展,并取代“较弱”和“较愚昧”的人种。一些人将这种理论也用在犹太人身上,错误地将犹太人定义为具有共同血缘和身体特征的闪族人。

这类种族上的反犹主义意味着犹太人即使改信基督教,在种族上依然是犹太人。一些政客开始使用种族优越论在竞选中赢取选票。卡尔·鲁伊格 (Karl Lueger, 1844-1910) 就是这类政客之一。通过宣扬反犹主义,他在 19 世纪末成为奥地利维也纳市市长。他将艰难的经济时局归罪于犹太人,以此来煽动选民。鲁伊格成为某个年轻人心中的英雄,这就是 1889 年出生于奥地利的阿道夫·希特勒。希特勒在维也纳生活期间深入学习了鲁伊格的政治手腕,以及在其漫长的任职期间得以泛滥的反犹主义报纸和小册子,正是在此期间希特勒形成了自己的思想,包括对犹太人的看法。

关键日期

19 世纪 90 年代
炮制的犹太阴谋论

在法国,沙俄秘密警察炮制了犹太贤士议定书(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该议定书提供了犹太人阴谋接管世界的“证据”。这些伪造文件描述了这样一幅情景:全球犹太领导人集会,制定了一项意图统治世界的计划。文中宣称犹太人组成了秘密组织和机构,意图藉以控制和操纵政党、经济、新闻界和公众舆论。议定书在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出版,反犹主义者用它来支持所谓的犹太人阴谋论。在 20 世纪 20 年代和 30 年代,纳粹政党利用该议定书为其反犹意识形态和政策赢得支持。

1894 年
德雷福斯事件使法国分为两派

阿尔佛雷德·德雷福斯上校是法国陆军的一名犹太裔军官,他因被诬陷向德国提供包含法国军事情报的文件而遭到逮捕。经过军事法庭的简单审讯后,德雷福斯因叛国罪被判处终身监禁,并被流放到位于法属圭亚那的魔鬼岛服刑。该案将法国分为对立的两派:一派坚持认为德雷福斯有罪(保守主义者、民族主义者和反犹主义者),另一派坚持认为德雷福斯应当接受公正的审判(自由主义者和知识分子)。1899 年,德雷福斯接受了重新审判,但军事法庭再次判处他有罪。在法国总统的干预下,他获得赦免。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不久,德雷福斯在民事法庭得以彻底平反。围绕德雷福斯事件的争论反映了在法国军官和保守人士当中潜藏的反犹主义。

1897 年 4 月
维也纳反犹主义市长卡尔·鲁伊格

卡尔·鲁伊格 (Karl Lueger) 当选维也纳市长。直到 1910 年去世之前的 13 年里,卡尔·鲁伊格一直担任维也纳市长。鲁伊格是基督教社会党的创建者之一,在奥地利工业革命中,他通过经济上的反犹主义赢得小商人和手工业者的支持,这部分人在资本主义浪潮的冲击下损失惨重。他声称,犹太人是垄断资本家,他们在经济领域里进行不公平竞争。这种形式的反犹主义在 20 世纪初被奥地利和德国的其他右翼政党用作扩大其影响力的工具。在鲁伊格担任市长期间,正值阿道夫·希特勒也住在维也纳,鲁伊格的反犹主义和争取公众支持的技巧对希特勒产生了巨大影响。鲁伊格的思想在 20 世纪 20 年代的纳粹党纲领中有所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