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故事

Agnes Mandl Adachi

1939 年,Agnes 正在瑞士学习法语。1940 年,她回到布达佩斯。德国 1944 年占领匈牙利之后,Agnes 受到了瑞典大使馆的庇护。从那时起,她开始协助瑞典外交官 Raoul Wallenberg 努力解救布达佩斯的犹太人,包括发放保护通行证 (Schutzpaesse)。当苏联人攻入布达佩斯后,Agnes 决定前往罗马尼亚。战后,她到过瑞典和澳大利亚,后来移居美国。

谈话全文

Raoul 一路追逐这些人到达奥地利边境。其中有一次他带了 Per Anger 和他一块,同时还带了一个黑色的大笔记本。在去往火车站的路上,他停下来,开始用熟练的德语对纳粹提出抗议,“你们怎么敢带走我们的人,他们都是受到保护的,持有证件的人都转回来。”这些人中间有一个与我关系很好的女性朋友,她说被纳粹带走的下场就是死路一条。她转了回来。其实她根本没有任何证件,她的妹妹和母亲也没有。之后他立即命令道:“上车。”然后,他打开黑色笔记本以机关枪一样的速度念出不同的名字。人们突然间明白了他的意思,那些仍能走路的人都走了过来,而不管是否有他们的名字。他把这一千人带回到布达佩斯并安置到安全的居所。在回去的路上,Per Anger 对他说,“Raoul,我不知道咱们还有这个黑色笔记本,而且还有他们的名字。你什么时候做的这一切?”Raoul 开始无法抑制地大笑起来,他说,“我拿给你看看。”他把笔记本打开,上面一个名字也没有。这就是他的主意。他必须做些什么。他必须解救这些人们。同样,他还有驾照、保险文件以及任何他能找到的东西,只要这些东西上面是德国士兵读不懂的匈牙利文就成。他把这些东西都带到火车上,要求打开车门,对人们喊道“某某先生出来,我这里有你的证件。”对一些人来说,意味着给了他们一个暗示:“大概我们能逃脱。”他递给他们一些东西,其中一些人拿到的是保护通行证 (Schutzpass),但上面并不是他们的名字,不过谁在意呢!有些人则拿到的是保险文件或纳税通知书。他就这样把他们带了回来。


标签


  •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Collection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分享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Crown and Goodman Family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