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故事

Hetty d'Ancona Deleeuwe

1940 年 5 月德国入侵荷兰。大约一年后,Hetty 和其他犹太儿童都不能再正常上学了。1942 年,德国人接管了她父亲的生意。Hetty 的父亲努力证明他们一家是塞法迪犹太人,这样他们才免受 1943 年围捕的迫害。Hetty 的父亲决定他们一家应该离开阿姆斯特丹,Hetty 被藏在荷兰南部的一个人家里。她和她的双亲都得以幸存。

谈话全文

人们根本无法理解离开家,离开父母并且很可能再也无法看到双亲是多么艰难。放弃你所有的一切,将其抛之身后,并且关上身后的大门!这……真的很难解释这有多么困难。而今,我也为人父母,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如何做到的。这……这……这实在太痛苦了。和你唯一的孩子说再见,甚至连她要去哪里都不知道,真的痛苦万分。我的父母不知道我要去哪里。他们只是和一个人有此联系,我后来发现这个人救了 250 名犹太儿童,而自己却死在了贝尔根-贝尔森 (Bergen-Belsen) 集中营。在战争即将结束时,他被捕了。他搭上了他自己的性命――他不是犹太人,却被作为犹太人处决,因为他帮助了犹太人。他不辞辛苦在这个国家的另一边为我找到安身之处,并且给我父母看了第二天要带我离开的那位女士的照片。我不得不把我衣服上的所有星星都摘掉,这东西颜色很黄,质量很差――根本没有质量可言,它会染黄所有的衣服。因此我不得不非常非常小心,不能让人看到我的外套和衣服上有星星。嗯,还不得不非常、非常小心地擦掉痕迹。当我一大早离开房子时,我怕得要死,生怕我的邻居会看见我离开房子。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做到……坐上电车的,因为我们坐电车去火车站。在那儿,她把我交给一名 20 出头的年轻男子,他还带着一个小男孩儿,可能 11 岁、10 岁左右的样子,我们两个上了火车。嗯……这非常可怕。我非常非常害怕,因为我没有名字,没有身份,不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带我的人是谁,不知道和我一起的那个小孩是谁。我什么都不知道。


  •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Collection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Crown and Goodman Family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