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美国士兵在解放了布痕瓦尔德集中营之后进入了这座集中营。拍摄地点:德国布痕瓦尔德 ;拍摄时间:1945 年 4 月 11 日以后。</p>

解放

战争后期,苏军首先开始解放集中营里的囚犯。1944 年 7 月 23 日,他们进入波兰马伊达内克 (Majdanek) 集中营,随后又占领了其他几个屠杀中心。1945 年 1 月 27 日,他们进入奥斯威辛,在那里发现数百名疾病缠身、奄奄一息的囚犯。德国人在匆忙撤出该集中营时丢下了他们。留下的还有受害者的遗物:348,820 套男人的衣服,836,255 件女人的外套,数万双鞋。

英国、加拿大、美国和法国的军队也解放了许多集中营的囚犯。美军解放了布痕瓦尔德 (Buchenwald) 和达豪 (Dachau) 集中营,而英军则解放了贝尔根–贝尔森 (Bergen-Belsen) 集中营。尽管德国人企图清除集中营中幸存的囚犯,掩盖所有罪证,但盟军士兵还是发现了数千具尸体,按照一名美军士兵的说法,这些尸体“像木头一样堆在一起”。仍然幸存的囚犯也骨瘦如柴。

美军战地记者比尔·贝莱特(Bill Barrett)描绘了他在达豪看到的情景:“肮脏的货车车厢里放着十多具尸体,有男也有女。由于长时间饥饿,尸体的手腕如同扫帚把,手指如同鸟爪。他们的死因是蓄意的挨饿后进食...”

盟军士兵、医生和救助人员想办法为幸存的囚犯提供营养品,但许多囚犯虚弱到无法消化食物,只能看着他们死去。尽管解放人员想尽办法,但许多集中营的幸存者还是死去了。在奥斯威辛集中营解放时仍然活着的囚犯中,有一半人在几天内死去。

幸存者对重新获得自由的反应很复杂。少部分人期望重新与家人团聚,而有些人感到自己活下来是一种罪,因为他们的许多亲属和朋友都已死去。一些人对眼前的现实还无法接受,正如一名幸存者,曾是精神病医师的 维克托·弗兰克尔(Viktor Frankl)所述:“我们怯懦地四处张望,互相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对方。然后,我们试着向集中营外走了几步。这一次再没有人冲我们呼喝,我们也不需要急忙躲避拳打脚踢。我们不断地对自己说,‘自由了’,却始终没有真实感。”

关键日期

1944 年 7 月 23 日
苏军解放马伊达内克集中营

苏军是最先到达纳粹主要集中营的军队,他们进入了波兰卢布林 (Lublin) 附近的马伊达内克 (Majdanek) 集中营。德国人对苏军的推进速度感到惊讶,企图毁掉集中营,掩盖大屠杀的罪证。看守放火烧毁了马伊达内克集中营的大型焚尸炉,但他们在匆忙撤退中却忘记了破坏毒气室。随后苏军解放了奥斯威辛(Auschwitz,1945 年 1 月)、格罗斯-罗森(Gross-Rosen,1945 年 2 月)、萨克森豪森(Sachsenhausen,1945 年 4 月)、拉文斯布吕克(Ravensbrueck,1945 年 4 月)和施图特霍夫(Stutthof,1945 年 5 月)集中营。

1945 年 4 月 11 日
美军解放布痕瓦尔德集中营

1945 年 4 月,纳粹开始撤离德国魏玛 (Weimar) 附近的布痕瓦尔德 (Buchenwald) 集中营,几天后,美军解放了该营。集中营解放当天,地下囚犯抵抗组织控制了布痕瓦尔德集中营,阻止了正在撤退的集中营看守再施暴行。美军解放了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内超过 20,000 名囚犯。美军还解放了朵拉–米特堡(Dora-Mittelbau,1945 年 4 月)、弗洛森堡(Flossenbuerg,1945 年 4 月)、达豪(Dachau,1945 年 4 月),以及毛特豪森(Mauthausen,1945 年 5 月)等主要集中营。

1945 年 4 月 15 日
英军解放贝尔根–贝尔森集中营

英军进入德国策勒 (Celle) 附近的贝尔根–贝尔森 (Bergen-Belsen) 集中营。他们在集中营发现了大约 60,000 名活着的囚犯,其中大多数人身染斑疹伤寒,身体状况十分糟糕。在解放后的短短几周内,他们中便有超过 10,000 人因营养不良和疾病而死去。英军还解放了德国北部的一些集中营,其中包括诺因加默 (Neuengamme) 集中营(1945 年 4 月)。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Crown and Goodman Family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