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故事

Barbara Ledermann Rodbell

1933 年,Barbara 一家搬到荷兰阿姆斯特丹。之后他们与 Anne Frank 以及她的家人成为了朋友。1940 年,德国入侵荷兰。Barbara 通过与她男朋友 Manfred 秘密来往的一些人,得到了伪造的证件。她的母亲、妹妹和父亲都被驱逐到威斯特伯克 (Westerbork) 集中营,之后又被转移到奥斯威辛集中营。而 Barbara 凭那些伪造的证件逃过一劫,并开始为抵抗组织工作。她帮助将犹太人带到藏身之处,还将一些犹太人藏到用自己的假名字租下的一套公寓中。

谈话全文

我遇到了一个名叫 Art Verstijgen 的人,他告诉我说,他的一个朋友可以帮我弄到伪造证件。Art 找到我说:“你应该开始考虑一下了。”现在他成了荷兰人,而不再是犹太人。他还对我说:“现在是你该想想的时候了,如果不离开这里的话一定要做好准备工作。”我说:“Art,你要去哪里?你到底指的是什么地方?”他说道:“我的一个朋友都告诉我了。你需要证件。”他还补充道:“办成这件事需要三百荷兰盾。”我记得很清楚。三百荷兰盾。你知道,那可是一大笔钱。我回到家跟母亲说我需要三百荷兰盾,她问我:“做什么用?”我回答道:“为了弄到证件。”我母亲说:“明天你放学后,我就把钱给你。”那是我得到的第一批伪造证件。证件很破。但却救了我的命。当时,伪造的证件原本都属于已经死了的人或不小心丢失证件的人,可以通过很多办法得到这些证件。他们要做的就是,取下原主人的照片然后插入你自己的照片,再摁上自己的指纹,更改上面所有需要更改的地方。当然,这些证件上没有“J”这个字母,这意味着个人身份证件上也没有“J”。它们看起来跟真的一样。我当时得到的证件上是一个 22 岁的女孩。当时我大概有 17 岁,可看起来却好像 13 岁的小女孩,扎着小辫子。所以,那些证件根本靠不住,如果有人真的看了这些证件,而证件上却说面前的女孩 22 岁了,可想而知会发生什么。这就是我得到的证件。不管怎样我总算有了新的证件。


  •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Collection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Crown and Goodman Family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