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故事

Gerda Blachmann Wilchfort

1939 年 5 月,Gerda 和她的父母获得签证,乘坐“圣·路易斯”号去往古巴。但是,当船抵达哈瓦那港口时,绝大多数难民被拒绝进入,这艘船不得不返回欧洲。Gerda 和她的父母在比利时登陆。1940 年 5 月,德国进攻比利时。Gerda 和她的母亲逃往瑞士。战后,他们被告知 Gerda 的父亲在驱逐期间去世。

谈话全文

嗯,就如同你能想到的,心情很糟。每个人都非常沮丧。少数人……试图自杀,我记得一个人,他割腕,他是唯一一个在当地登陆的人,因为他们不得不送他去医院进行……进行治疗。我不知道他后来是否留在了那里。我想他应该留下了。他一定是唯一一个留在那里的人。但是,你知道,人类总是满怀希望的。你知道,我们总是坚持着某种希望,相信它会发生。它让我们不至于丧失意志。我的意思是,什么事一定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当然,令我们恐惧的是我们可能要返回德国。你知道这可是件太不容易的事。我们……我们的食物变得越来越差,并且水……水的供应,我的意思是说我们有水但是不得不仔细着使用,理所当然,更谈不上什么聚会了。不再有聚会,不再,不再有乐趣。我们只是坐在那里等着,希望发生点什么,你知道,船上的委员会想尽一切办法,向全世界发送电报,希望把我们送到某处,但是……每天,他们有类似印出来的时事通讯的东西,把它贴在板上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和每天我们要去的另一个国家是哪里。但是,我们从未……什么都没发生直到最终,我们已经……嗯,我们先来到了迈阿密海岸,我们以为我们可以,你知道……我后来听说船长已经同意我们进行某种强迫登陆或其他方法,但我们对此一无所知。我们只是看到“海岸警卫”船在迈阿密附近包围我们,确保我们无法靠近边界和靠岸,确保我们在其领域之外。因此,我们只看到了迈阿密的灯光。我们看到了美国的灯光,仅此而已。我们慢慢返航,返回欧洲。当然,在此之后,经与“犹太人联合呼声组织 (the United Jewish Appeal)”多次谈判,最终由巴黎的 Tupper 先生倡导达成一致 - 将我们分别安置在比利时、荷兰、法国和英格兰。


  •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Collection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分享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Crown and Goodman Family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