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故事

米索(米哈伊尔)•沃格尔[Miso (Michael) Vogel]

1939 年,斯洛伐克法西斯接管了土帕克尼 (Topol'cany),米索住在这个镇子上。 1942 年,米索被驱逐到斯洛伐克人管理的诺瓦基 (Novaky) 集中营,后来又到奥斯维辛集中营。 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他的身上被刺上号码 65,316,表明按这个顺序号码他前面还有 65,315 个囚犯。他首先被迫在布纳 (Buna) 的工厂里劳动,后来到比克瑙的肯纳达 (Kanada) 拘留营,从驶入的火车上卸载货物。 1944 年年末,囚犯被转移到德国的集中营。米索在从兰兹堡 (Landsberg) 出发的死亡之旅中逃脱并被美军解救。

谈话全文

这样,他们拿着鞭子,抽打着,狗往我们身上扑,押着我们通过了大门。 我们来到了一座庞大的砖砌建筑物。 他们推搡我们……把我们推进这座庞大的砖砌建筑物里,那里有囚犯,党卫军告诉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是台子,长条台子。 到的第一个地方,在这里我们必须脱衣服,把衣服扒光。 我们身后有挂钩。 人们用铁丝穿过衣服,把衣服挂起来,脱掉鞋子,把鞋子放在地板上。 接下来的一张台子是理发店,集中营的理发店,在这儿他们给我们刮头,理发,刮掉我们全身的毛发。 他们说这是出于卫生的需要。 然后,我们走到另一张台子,在这里刺纹身。 就这样,把纹身刺在了左前臂上。 有一个人用一小块脏的酒精棉球擦……擦在手臂上,另一个人拿着……拿着带墨水池的针头,他刺号码的花纹。 就这样,我被刺了 65,316。这就是说,在我之前还有 65,315 个人被刺了号码,在我之前被纹过身。纹身后……纹好了,他们让我们回到他们给我们发衣服的地方,给我们发衣服,但不是我们来时穿的衣服。 他们发给我们一顶带条纹的棕色便帽、一件外上衣——带条纹的外上衣、一条带条纹的裤子、一双木鞋和一件衬衣。 没有袜子或内衣。 接着,我们来到最后一处地方。他们给我们发制服时,还给了我们两条布。 这布条,我估计,大约六英寸长,可能一英寸半宽, 并且[被] 标上了星号……标上了大卫之星,与左前臂上的的号码相对应,缝在左胸及右裤腿上。 最后一件东西,这是我们收到的最重要的一件东西,是只圆碗。 圆碗是我们的命根子。 首先,没有它,我们就得不到我们应得的少量配给。 其次,浴室设备就几乎不存在了。


标签


  •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Collection
查看档案详细资料

Thank you for supporting our work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Crown and Goodman Family and the Abe and Ida Cooper Foundation for supporting the ongoing work to create content and resources for the Holocaust Encyclopedia. View the list of all don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