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屠杀否定论年表

什么是否定论?

大屠杀是历史上史料记载最详细的事件之一。“大屠杀否定论”描述的是对纳粹向欧洲犹太人实行种族灭绝这一既定事实的反驳企图。 常见的否认言论有: 二战期间,从没有发生过残害近 600 万犹太人这种事;纳粹从来没有清除犹太人的政策和意向;在奥斯威辛-比克瑙灭绝营内从来没有毒气室。

后来出现了一个更新的趋势,那便是扭曲大屠杀的历史事实。 常见的曲解说法有: 600 万犹太人的死亡人数实属夸大事实;集中营中的犹太人死亡是由于疾病或是饥饿,而不是因为纳粹政策;安妮·弗兰克 (Anne Frank) 的日记是伪造的。

否认和曲解大屠杀是出于对犹太人的仇恨,一些人指控道大屠杀是犹太人为满足自己的利益需求而编造或夸大出来的。 通过渲染犹太人的阴谋及其掌控世界的理想,这种观点又助长了存在已久的反犹思想,他们还阴险地指控说这是犹太人捏造大屠杀最根本的原因。

美国宪法确保了言论自由。 因此,除非是将要发生暴力威胁,否则一切否认大屠杀或者煽动反犹仇恨的言论都是合法的。 在其他一些国家,尤其是发生过大屠杀事件的欧洲国家,都明文规定否认大屠杀以及散播仇恨言论是非法的犯罪行为。

下面的时间表列出了否认大屠杀思想演变的一些主要事件。

1942-1944 年:为了掩盖他们清除欧洲犹太人的证据,德国以及其帮凶销毁了他们在贝乌热茨、索比堡和特雷布林卡灭绝营内的大量坟墓,并且销毁了在德占波兰、德占前苏联和塞尔维亚的成千上万的枪杀地点(包括娘子谷),这项行动的代码叫做“1005 行动”。

1943 年:纳粹党卫军的帝国首脑(Reichsführer) 海因里希·希姆莱在波兹南的一次讲话中说道,屠杀欧洲犹太人的行动必须保密,绝对不可以被报道出去。

1955 年:威利斯·卡托 (Willis Carto) 在华盛顿特区成立了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极右组织,这就是后来为人所熟知的“自由之家”。 自由之家直至 2001 年破产之前都是由卡托领导的,这个组织主张“纯种”的美国人,并把美国和世界正面临的问题都归咎于犹太人。 自由之家自 1969 年开始出版宣扬否认大屠杀的文学作品。

1959 年:美国牧师杰拉尔德·史密斯 (Gerald L. K. Smith) 在反犹主义出版物《十字架和国旗》内声称,600 万犹太人并没有在大屠杀中被杀害,而是在二战期间移民去了美国。

1964 年:被纳粹监禁过的法国共产党保罗·拉什聂尔 (Paul Rassinier) 出版了一本名为《欧洲犹太人的戏剧》的书,书中他称毒气室是“犹太复国主义机构”的发明。

1966-67 年:美国历史学家哈里·埃尔默·巴恩斯 (Harry Elmer Barnes) 在自由主义期刊《壁垒杂志》中发表的文章指称,盟军夸大了纳粹的暴行,是为了使对轴心国的侵略战争合法化。

1969 年:自由之家的一个附属机构——午间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名为《600 万的臆测》的书。

1973 年:费城拉萨尔大学的英国文学教授奥斯汀·爱普 (Austin J. App) 出版了一本小册子:《600 万的骗局:用伪造的尸体勒索德国人民》。这本小册子在后来成为大屠杀否定论者的思想基础。

1976 年:西北大学工程学教授阿瑟·巴茨 (Arthur R. Butz) 出版了《二十世纪的骗局:基于屠杀欧洲犹太人的案件》。巴茨是第一个利用学术严谨性的造假来鼓吹其谎言的大屠杀否认者。西北大学回应称巴茨的这一言行“抹黑”了他的大学。

1977 年:恩斯特·聪德尔 (Ernst Zündel) 是一名居住在加拿大的德国人,他成立了 Samisdat 出版社,主要发行新纳粹文学,其中就包括否认大屠杀的观点。1985 年,加拿大政府因其公开宣传虚假信息将其起诉。

1977 年:大卫·欧文 (David Irving) 出版了一本名为《希特勒的战争》一书,书中指出希特勒既没有下令,也绝没有纵容纳粹政府对欧洲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 欧文为了使其论文合理化,不惜扭曲历史证据和科学的研究方法。

1978 年: 威廉·大卫·麦克卡丹 (William David McCalden)(也叫做里维斯·布兰登 (Lewis Brandon))和威利斯·卡托一起在加利福尼亚成立了历史复审研究所 (IHR),出版一些否认大屠杀的作品并组织开展学术会议。 历史复审研究所打着正当的学术研讨的幌子,宣传其仇恨的种族主义思想。

1981 年:法国的一所法庭因文学教授罗伯特·弗利森 (Robert Faurisson) 因称大屠杀为“历史学的谎言”并煽动对犹太人仇恨和歧视而被判有罪。

1984 年:以下是一个相当重要的案件,加拿大法庭因公立学校教师詹姆斯·肯斯德 (James Keegstra)“蓄意煽动对某群体的仇恨”并向其学生鼓吹大屠杀否定论及其他反犹主义思想而宣判其有罪。

1986 年:7 月 8 日,以色列议会通过了一项法律,将否认大屠杀定为犯罪行为。

1987 年: 布拉德利·史密斯 (Bradley Smith) 成立了大屠杀公开辩论委员会,并将其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20 世纪 19 年代早期,史密斯在十几份学报上刊登了全页的广告或是社论板块,标题为“大屠杀:有多少事情是虚构的? 欢迎参与讨论。” 史密斯的行为模糊了宣传仇恨和言论自由之间的界限。

1987 年: 法国国家战线极右党派领导人让·马力·勒庞 (Jean Marie Le Pen) 宣传说,毒气室仅仅是二战中的一个小小的“细节”。 勒庞在 1988 年参加法国总统大选,并且得票名列第四。

1987 年: 摩洛哥瑞典籍作家艾哈迈德·拉米开始在瑞典的“伊斯兰之声”广播。 他们将大屠杀描述为犹太复国主义或是为犹太人获利的宣传。“伊斯兰之声”后来又在其网站上贴出了《犹太贤士议定书》、《我的奋斗》等一些反犹书刊。

1988 年:应恩斯特·聪德尔的邀请,弗雷德·路希特 (Fred Leuchter)(自称是行刑方法的专家)亲自造访了奥斯威辛灭绝营。回来后,他发表了名为《路希特报道:波兰奥斯威辛-比克瑙灭绝营和马伊达内克集中营的工程设计报告》,这份报告后来被大屠杀否定论者用来质疑大屠杀中毒气室的使用。

1990 年:在伊利诺斯州成为美国第一个在公立学校强制教授大屠杀历史的州后,学生家长英格堡和萨费特·萨里奇 (Ingeborg and Safet Sarich) 为了表示抗议,公开让自己 13 岁的女儿退出学校。 萨里奇一家同时还向有关部门、学者、记者和大屠杀幸存者邮寄了 6000 多封信,抨击史学资料将大屠杀“谣传并夸张”。

1990 年:法国政府出台盖索法,声明质疑危害人类罪(定义见 1945 年的伦敦宪章)的范围或存在是刑事罪行。 这次行动是标志着欧洲明确立法禁止否认大屠杀的第一个法规。

1989 年:白人至上主义者大卫·杜克 (David Duke) 在路易斯安那州议会赢得席位。 杜克在他的议员办公室公开销售否认大屠杀的文学作品。

1990 年:在马萨诸塞州的法庭上,对弗雷德·路希特的刑事诉讼过程揭露了一个事实:路希特从没有得到过工程学学位或许可。 路希特承认他从未接受过生物学、毒理学、化学的训练,而这些学科对于 1988 年的《路希特报告》至关重要,而这份报告之前经常被大屠杀否定论者引用作为支持他们说法的证据。

1990 年: 瑞典法院判决艾哈迈德·拉米 (Ahmed Rami) 因“仇恨言论”而被监禁 6 个月,并且撤销“伊斯兰之声”为期一年的广播牌照。

1991 年: 作为历史最悠久的专业历史学家组织的美国历史学会发表声明: “禁止历史学家质疑大屠杀的存在。”

2000 年:英国的一家法院称大卫·欧文为“激进的大屠杀否定论者”。美国埃默里大学的历史学家黛博拉•利普斯塔特 (Deborah Lipstadt) 于 1993 年出版了她的作品《否认大屠杀:对真相和记忆与日俱增的攻击》,欧文随即起诉了她。

2005 年:12 月 14 日伊朗总统默罕默德•内贾德在一次广播电视直播中称大屠杀是“虚构的事件”。

2006 年:伊朗政府在德黑兰主办了一场会议,名义上是一次学术会议,实际召集了大屠杀否定论者,会议名为“回顾大屠杀:全球化的视野”。

2007 年:1 月 26 日,联合国通过一项决议,强烈谴责否认大屠杀的行为。 联合国大会宣布,否认“等同于支持任何形式上的种族灭绝”。

2007 年:欧盟通过立法,明确规定否认大屠杀将会得到入狱的刑罚。

2009 年:出生于英国的天主教主教理查德·威廉姆森 (Richard Williamson) 否认毒气室的存在,并且将大屠杀的范围大大缩小。 梵蒂冈最终要求威廉姆森收回他的言论。

2010 年:布拉德利·史密斯将其第一份否认大屠杀的网络广告投放在了 2 月份威斯康星州大学的《威斯康星先驱报》的网站上。 由于方便使用并能够轻松传播信息、隐藏身份和保护自身,互联网已经成为大屠杀否定论者们宣传的主要通道。